牛派乞人|新中版四柱预测|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六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六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?#23601;?#22336; www.flvwoc.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他坐上前来接送的轿车,一直开到北郊,谢文东往窗外一看,这里都有?#35828;?#20102;,忍不住问道:“还?#22351;?#21527;?”

下面人?#25104;?#19968;红,低头小声道:“还得再走一会。”谢文东摇头苦笑,心中暗道:想把东心雷留下这烂摊子整理好还真是一件困难的事啊!其实东心雷根本没留下任何东西,下面的底盘被人家全部接收,数百兄弟被抓大半,其他的人不是死了就是重伤,还有一些被打散了,躲到别人找?#22351;?#30340;角落里不敢露头,这仗打到现在可以说是全军覆没。

下面人说的再走一会,这一会就是一个小时,汽车终于在一处农庄停下,门口石壁上写?#23567;?#27946;武山庄’四个大字。这里是北洪门所建,占地面积不小,内有掉鱼池,果树园林,小型高尔夫球场等娱乐场所,本来是一处旅游度假的地方,现在成了北洪门在南京的暂时根据地。谢文东下车放眼一望,景色还真不错,碧林?#20889;校?#31354;气清新,笑道:“你们选的据点不错嘛!”

下面人纷纷垂头,?#25104;?#28072;红,没好意思说自己在南京?#30343;?#19979;这一处地方了。

谢文东道:“带我去看看那位灵大小姐,看看她有什么事能忙得抽不出身来。”众人心中一颤,心说要糟。但大哥的命令谁敢不从,硬着头发带着谢文东走进?#27426;?#23567;楼内。小楼前是一片万紫千红的花地,群芳争艳,好远就能闻到沁人心肺的香气,小楼门上写?#23567;?#36175;花亭’一个红字。谢文东环顾一周,心中叹道远离城市的喧哗,能在这里住上?#27426;问?#38388;也是一种享受。一边想着一边走进小楼内,转头问道:“灵小姐在几楼?”

一人小声道:“二楼!”谢文东点头上了楼,不用找,在走廊内只有一间房门外站守两人,两个很漂亮的女人,黑飘绣发,纤眉大眼,身材高挑,轻装打扮,比外面的百花更能吸引男人的眼球。谢文东心想灵敏?#27426;?#22312;这房间内,大步走了过去。等到了近前,他还没说话两个女人美目?#22351;桑?#21489;文道:“什么人?”

呵,好凶的姑娘!谢文东笑道:“我找灵敏!”两个女郎上下打量他一番,问道:“你是谁?我们怎么没见过你?”

这时接送谢文东的那些人急忙快步跑上前,腰板挺得笔直,厉声说道:“说话注意点,这是我们洪门大哥!”这些人平时哪敢对她俩这样说话,两个姑娘是灵敏带来的,长得是不错,可脾气和她们的长相成反比,对人说话厉声历色,好象每个人都欠她俩五百万。由于人家是灵敏的‘近臣’,众人也不敢说什么,低声下气,见则避之,如果实在躲不过了,也是搭拉个脑袋快步走开。今天谢文东来了,他们算是找到主心骨,说话也硬气起来。可谢文东不知道这些情况,见这些人一各个虎目圆睁,叱牙咧嘴,就差没吃人了。他一挥手,说道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,她们不认识我问问也是正常,何必如此激动。?#27604;?#21518;又对两个姑娘笑道:“我是谢文东,灵敏在这房间内吧?!”

两个姑娘一听这年轻人是谢文东,别说自己,就是比大姐灵敏都不知高出多少级,那可是北洪门的一把手。两人看了看他身后那些人,狠狠瞪了他们一眼,说道:“大姐是在里面,不过……”下面的人两人没说出口。谢文东一眯眼睛,心中?#27426;?#36947;:“我进去看看灵敏在忙什么,南京的事情这样多,如果忙坏了身子?#19968;?#36807;意不去的。”说完,也?#22351;?#20004;个姑娘做何?#20174;Γ?#25512;门走近房间。房间不大,但设备具全,该有的都有,按照宾馆标间设计。等谢文东来看清情况之后,他笑了,气笑的。只见那位传说中的灵大小姐正躺在床上蒙头大睡,似乎很香甜,轻微的呼呼声此起彼伏。谢文东用?#31181;?#30528;床上熟睡的灵敏,回头看向门外众人,问道:“这就是你们所说忙的正事?”

众人纷纷把头垂下,包括那两位姑娘在内。谢文东大步走到床边,深吸口气,控制住想一把把她身上毯子掀起的冲动,抓起她一缕头发,轻轻拉了拉,笑眯眯道:“大小姐,你是不是应该起床了!”灵敏睡得正香,感觉有人拉自己的头发,因为是下面的姐妹,挥挥手,含糊不清道:“去,去去!别烦我!”她带来的两个姑娘冷汗差点流出来,急忙想上前把她拉起,却被谢文东摆手拦住。他继续拉了拉灵敏头发,后者将头一蒙,大声道:“我说别烦我没听到吗?!”

谢文东笑道:“我听见了!”“听见了还不快出去!”灵敏身子突然一振,怎么说话声是个男的,她把毯子一拉,露头一瞧,?#32043;?#30475;见一双笑眯眯的眼睛,和自己的距离?#22351;?#20004;寸,她惊叫一声,抬手就是一拳。谢文东张手挡住,问道:“这就是你迎接洪门大哥的方式吗?”灵敏这时完全清醒过来,疑声问道:“你是谁?”谢文东淡?#22351;潰骸?#35874;文东!”

灵敏本想起身,可忽然想起毯子下自己的衣服很少,说道:“你到得很快!”谢文东点头道:“的确很快,快到大敌当前时正看见你在睡觉。”灵敏?#25104;?#19968;红,道:“累了要补充体力,不然怎样破?#23567;!?#35874;文东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,昆明要比甘肃远得多。”灵敏看了看他,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可以穿上衣服吗?”谢文东一伸手,说道:“请吧!”他?#22351;?#20986;去的意思都没?#23567;?#28789;敏一皱眉,双目瞪着谢文东,而他也正在看着她。两人谁都没说话,但眼光在空中相撞?#33080;?#28779;花。

外面人一看,纷纷咽口水,他?#20146;急?#21435;接谢文东的时候就通知灵敏了,可这大小姐说接掌门大哥没有自己睡觉重要,谢文东问起时他们哪敢这么说,现在倒好,看来要爆发战争了。最后,还是灵敏出人预料的认输了,说道:“这次是我?#27426;裕?#26356;不应该没去接你,不过,做为掌门大哥,心眼不应这样小。”

谢文东缓步走出房间,到了门口停住脚步,说道:“如果是老爷子来,你现在?#27426;?#19981;会睡觉。请你?#20146;。?#29616;在我是洪门大哥,不管你心中怎么想,但必需要尊?#27425;遙?#25105;说的话,你必需要听从!”

看着他消失在门外,灵敏不已为然,冷哼一声:“狂妄自大的?#19968;?南洪门会教会你怎么做人的。”

这就是二人第一次见面的经过,后来,两人每次想起都会忍不住大笑。灵敏刚穿好衣服,她带来两位姑娘前来叫她,说去掌门大哥那议事。小楼内有一间娱乐室,面积不小,里面摆放着大小不?#22351;淖雷櫻?#36825;是给游客玩麻将扑克用的,现在被拼凑在一起改成会桌。房间内有十数人,北洪门在南京所有高级干部全部在座。谢文东正中而坐,?#31181;?#36731;敲桌面,等灵敏到场。

这位‘探花’漫步而来,随便找张椅坐下,谢文东锐利如鹰般的眼神她假装没看见,眼皮一搭,什么话都没说。谢文东明白她心中所想,更知道她压根就没瞧得起自己,心中暗笑,说道:“灵大小姐如此悠闲,是不是已经想好对付南洪门的办法?”

灵敏道:“心中确实有点想法。”谢文东道:“?#28909;?#36825;样就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吧。”灵敏嘴一撇,心中暗道说出来你能听明白吗?你刚到南京能有多少了解?心里是这样想的,嘴?#21916;?#33021;这么说,毕竟谢文东也是洪门大哥,表面上也要过得去。她缓声道:“现在南京离我?#20146;?#36817;的是大厂区,这里原是我们的地盘,但被南洪门占领后定然会派众人把守,这里进可攻,退可受,是个关键的地方,不过想夺回那里太困难,至少以我们现在的人力还做?#22351;健?#25105;想我们可以来个釜底抽薪,绕开大厂区,直接打到南洪门在南京的大本营。现在他们占优,兵力外派,大本营必定空虚,只有我们全力一击成功不难。大本营?#27426;?#21335;洪门必会动乱,我们乘机可收回失地,甚?#20004;?#20182;们赶出南京也不是不可能。不知掌门你怎么看?”

说完,灵敏带着得意的目光看向谢文东,她对自己的主意很有自信,先不说谢文东?#38405;?#20140;的状况?#30343;歟?#23601;算熟悉他也不会想到比这更好办法。谢文东低头?#20102;?#29255;刻,摇摇头,说道:“不行!这个主意不行!”

“什么?”灵敏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,心?#30340;?#36825;不是针对我吧?!她问道:“哪里不行?”谢文东道:“太冒险了,如果人家南洪门有?#24613;?#24590;?#31383;歟?#21040;时可能又是一个全军覆没,所以不行!”灵敏道:“南洪门现在胜利在望,气势正盛,他们会有什么?#24613;?”谢文东眼睛一眯,说道:“据我所知,现在南洪门在南京的负责人叫萧方,是八大天王之一,头脑过人。洪耘怎么样,聪敏过人,却被他设计所杀,东心雷怎么样,智勇双全,还不是被他困在堂口差点送命。你不要小瞧这个人,你刚才说的,我想他也?#27426;?#20250;想到,暗中做了?#24613;?#19981;是没有可能。”灵敏倒吸了口冷气,她的脑袋不是东心雷和洪耘可比,经谢文东这么一说她也犯了合计,暗道不错,谢文东说得不是?#22351;览恚?#22914;果萧方真做了?#24613;福?#33258;己孤军深入,能活着回来多少人恐怕就不?#27426;?#20102;。想着,她忍不住多看了谢文东几眼,心说这年轻的新任大哥也不简单啊!

萧?#25509;?#27809;有做防人偷袭自己大本营的?#24613;?还真被谢文东说对了,他真做了?#24613;浮?#26377;探子告诉他,东心雷回T市养伤了,接替他的是‘探花’灵敏。萧方手中掌有北洪门内所有重要干部的资料,灵敏是什么样的人,虽没见过,心中却一清二楚,她虽然是女人,而?#19968;?#26159;一个极其漂亮的女人,但不是所有漂亮的女人都是花瓶,都没有头脑,灵敏绝对是个例外,凭她的性格能在人才?#30473;?#30340;年轻一代脱影而出绝对不容小窥,这时,萧方就暗中合计,这灵敏能不能偷袭我的大本营啊,现在人力大部分都外派,总部空虚,这点她必然知道,来个釜底抽薪,险中求胜,不是没可能。萧方为了把握起见,做个后手,暗中在总部周围安插了不少人,可表面上看不出来,大本营内还是少有人人进出,门可罗雀。

灵敏想到的萧方也想到了,而萧方想到的谢文东也同样想到了。智,?#30887;?#19979;。勇,争天下。

灵敏经谢文东这么一说,也是后怕。她是聪明人,?#22351;?#23601;透,萧方的智谋非常人可比,十有**留有后手,她问道:“那东哥认为如何做才能挽回败局呢?”谢文东挠挠头,?#27425;?#36947;:“南京闹得这么厉害,警方为什么不管?”

一旁的干部中有人答道:“我们和警方还是有?#27426;?#20851;系的,不仅每年上供钱不少,而且市区出个命案,抢劫什么的,没有我们的帮忙警方根本破不了几件。我想南洪门和警方也是这种关系,所以他们睁一眼闭一眼,只要表面没闹得太厉害,基本不会管!”“哦!”谢文东点点头,又问道:“拿能不能看出警方偏向哪一方?”

那人答道:“自然是占优的一方,现在我?#21069;?#36864;出市区,警方似乎在向南洪门一方*拢,所以,现在南京的?#38382;?#23545;我们十分不利,东哥,你看是不是再向T市总部要援军,增派人手过来。”

谢文东问道:“现在我们的人手有多少?”那人道:“一千有余!”谢文东仰面长笑道:“这些足够了。”灵敏一楞,问道:“东哥有什么好计谋吗?”谢文东笑道:“如果警?#25509;脅坏?#19981;拿南洪门开刀的理由,我们岂不是省下很多事嘛!”灵敏急问道:“怎样才能让警方对付南洪门?”谢文东托腮,笑道:“十一快到了,?#24179;?#23395;节,旅?#38382;?#26085;,我们也应该做点什?#31383;傘!?/p>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www.flvwoc.shop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六章   地址:
牛派乞人
重庆时时彩开奖 广东36选7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免费码报图库 河北福彩快三遗漏号 极速11选5是什么彩 体彩6+1开奖结果查询14070 十分彩网可信吗 上海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福彩快乐12数据分析版 双色球ac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