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派乞人|新中版四柱预测|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四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四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?#23601;?#22336; www.flvwoc.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东心雷的到来算是勉强将颓败的阵脚稳住。他重振旗鼓,?#38405;?#27946;门展开反击。现在北洪门损兵折将,气势正低落,必须得打一个胜仗将人心稳住,他选择的目标就是被南洪门所占领的自家堂口,但是对方人数多得惊人,大概有自己一方人数的三倍。两方刚一碰撞,东心雷暗自摇头,算到凭自己这点人堂口恐怕很难夺回,他不想做无谓的牺牲,一挥手,领人撤回。

肝诚这时候也不轻松,看着铺在?#38647;由?#30340;地图,眉?#26041;?#38145;,?#30343;?#22312;上面指指画画,心中盘算着如?#25991;?#24443;底将北洪门的势力打败。这时一小弟来到他旁,轻声问道:"何哥,尸体都整理出来了,一百多具,我们如何处理?"何诚瞪了他一眼,怒声道:"不是连这些小事都?#27425;?#25105;吧!烧掉,不然还能交给警察吗?"小弟见他面色不善,吓得一缩脖,急忙点?#21453;?#24212;一声,跑了出去。一旁的萧方见状呵呵一笑,说道:"何兄杀了洪耘,夺了北洪门的堂口,这是一个大胜仗,应该高兴才对嘛!"

萧方是南洪门八大天王之一,以头脑过人而著称,向问天麾下得力助手,这?#25991;?#27946;门反算洪耘的计谋就是他所出,

肝诚苦笑一声,萧方贵为南洪门天王之一,身份?#20154;?#35201;高一截,不敢得罪,叹道:"萧兄,这有什么好高兴的,总部给?#20197;?#21152;两千门中精锐,还把你派来协助我,令我半个月内将北贼赶出南京,?#19978;?#22312;北贼的东心雷来了,这人可不比洪耘,难对付的很,我怕……"后面的话他没敢往下说。萧方一笑,说道:"东心雷这个人我也听说过,勇是?#26053;停?#19981;过头脑一般,不难对付!"何诚听后精神一振,忙问道:"萧兄是不是已想好制胜的对策了?"

萧方哈哈一笑,说道:"一个字,诈!"

北洪门现在?#35828;?#21335;京北部,找了一个据点算是安顿下来。东心雷坐在房中连连叹气,南寇人数众多,没有援兵想夺回失地难如?#30424;歟?#32780;附近几个城市的堂口全部告急,纷纷受到南寇打击,他们不叫自己支援已然不错,根本派不出多余的人。可从总部调兵,时间上是个问题,恐怕援兵未到,自己一方已在南京没有立足之地,而?#39029;?#32769;们也未必会给自己太多的人手。他又叹一声,心说自己临危受命,如果南京保不住,自己还有何脸面去见老爷子,以后见了东哥怎么说?这回东心雷的犯愁了,真真正正的犯愁,心中没有?#22351;?#20027;意。这时,有人敲门而入,东心雷举目一看,原来是派出去的探子。探?#30001;?#21069;面露喜色,说道:"雷哥,南洪门的人从咱们的堂口里撤了。"

"什么?"东心雷怀疑自己听错了,看向探子问道:"你刚才说什么,再说一遍。"探?#26377;?#36947;:"南洪门的人从咱们的堂口里撤了出去。"东心雷听后倒吸了一口冷气,他第一反应是‘这是一个圈?#20303;3了?#20102;片刻,问道:"南洪门在附近可?#26032;?#20239;?"

探子摇头道:"没有!给对没有,撤得干干静静,他们的人又都回到他们原来的?#30528;獺?"这个……"东心雷沉吟,直觉告诉他,天下没有白得的晚餐,南寇好不容易打下自己一方的堂口能轻?#23376;只?#22238;来嘛?怎么想这都是不可能,他们不会那么好心,傻子也不会做出这等事来。他起身说道:"叫上几个兄弟,和我暗中去打探一番。"

东心雷带着一行?#35828;?#26469;到北洪门的堂口。这是一座十五层高的大厦,北洪门出资所建,十数家公司在这里租了房子作为办公用地。而现在,早就走个精光。整个大厦,空荡荡的,静得可怕。怎么这么静呢!东心雷托腮在周围转了一圈,将心一横,对身后的手下道:"我们进去看看!"

几个人吓了?#27426;?#21990;,一人小声说道:"雷哥,我们还是小心一些吧!如果里面?#26032;?#20239;咱们想再出来可难了!"

东心雷眼睛?#22351;桑?#24594;道:"怕什么,天塌了来有我顶着!"他大步走了进去,反反复复找了一通,里面确实空无一人,附近除了有几个身穿便衣的警察在盯梢外,也再没看见可疑的人。对于南北洪门之间在南京的火拼警方不是不知道,他们是坐山观虎斗,暗中看笑话,只要不太过火,他们不打算出头,而且两洪门和警方之间渊源甚深,市局和省厅没有出动警察镇压,这点也占有很大一方面。警方和南北两洪门都有利益往来,也不知道应该帮哪一方,所以他们选择静观齐变,随机而动。

东心雷将大厦,还?#20889;?#21414;附近彻?#25758;?#20102;一番,连南洪门的人影都没看见一条。这时他带来的手下总算把提到嗓?#21451;?#30340;心放回到?#20146;?#37324;,说道:"雷哥,看来南洪门?#27426;?#30693;道我们的援兵快到了,自知?#22351;?#20808;撤退了。"东心雷心道哪会那么简单,援兵不是?#36947;?#23601;一下子都来的,从总部调派人力许要很多手续要办,也需要很多人同意,如果说派就派,那洪门恐怕早就乱套了。就算援军的先头部队到达南京也至少需要两天,南洪门不会不知道,两天时间虽然不长,但一般的事情足够搞定的了,可他们为什么要撤?#22235;兀?#38590;道他们真怕自己一方的援军?东心雷想不明白,站在路边,看着空荡的大厦,不知应该怎么做。

一人在旁问道:"雷哥,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把堂口‘夺‘回来?"东心雷摇摇头,一挥手,说道:"走,回去再?#34507;?"

东心雷领人回到暂时的据点,将下面所剩的大小干部全部找来,商量对策,众人意见不同,有人说可能是圈套,有人却说未必,因为附近确?#24471;挥心?#27946;门的人。东心雷?#35760;?#24819;后,也拿?#27426;?#20027;意。这时,一探子来报,南洪门发生内讧,他?#20146;?#37096;派来的人和地方势力不合,双?#33050;?#21073;拔张,大有一处即发的趋势,这可能也是南洪门撤退的主要原因。

东心雷听后精神大振,仰面叹道:"天助我也!"他不再犹豫,起身大声道:"我们回堂口去,站住阵脚,等援军?#22351;剑?#25105;们反杀他南寇一回马枪!"众人也是人心鼓舞,气势激扬,纷纷说道:"对,我们?#34987;?#22530;口去!"

东心雷带领着残兵败将从回到堂口,为了加大自己的力量,他将北洪门在南京的所有散兵全部集中在堂口,按他所想,只要坚持两天,援兵?#22351;剑?#37027;就大功告成了。可是事情哪是那么简单的,他刚把人集中起来,南洪门象是刚出山的猛虎,突然全面闪击,以最快的速度将北洪门在南京除堂口外的全部据点占领。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反抗,东心雷把人力都集中在堂口嘛!刚开始,他还觉得南寇只是在虚张声势,后来,发现他们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没出半天,自己一方除了堂口外再无容身之地,这时他开始紧张起来,可是为时已晚,南洪门人已然控制整个南京,?#30343;?#19979;这一坐小小的十五层大厦。

大厦周围似乎突然?#34987;?#19981;少,行人多了,聚在一起聊天的人也多了,甚至门前还有人摆出地摊卖东西。东心雷身在大厦顶层向下一瞧,心中暗叹一声,看来自己已被南洪门包围了。他料想得不错,南洪门至少派出千余人明里?#36947;?#23558;大厦围个水泄不通。来来回回的行人,十有**都是他们?#20146;?#30340;打手,就等上面命令一下,开始往里攻。

东心雷派出去十余人试探一下,可这十几个出去之后就如同沉入大海,一个回来的都没。东心雷心急如焚,先给总?#30475;蛄说?#35805;,将自己现在的情况说了一番,后来又连发了三份传真,上面写得都是:急!急!急!十万火急!

他着急,何诚却笑得嘴?#21916;?#25314;,心中感叹,萧方年?#39059;?#36731;就身为八大天王之一,绝不是?#30007;遙?#20182;确有过人之处。这回他没有后顾之忧,整个南京都在他掌控之中,东心雷已成为了笼中老虎,他可以放手进攻了,不用再提防北洪门再有援军到来。

深夜,南洪门进攻的号角终于吹响。上千人拎着片?#38431;?#36827;大厦。东心雷在打仗方面有一套,他早做好迎敌?#24613;福?#34429;然人数没有优势,却占有地利这一条。双方在大厦内展开混战,东心雷一手枪,一手刀,杀得浑身是血,也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。在他眼中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敌人,杀!一种是自己人,帮!他从大厦第三层一直杀到门口,竟无一人可敌他的?#26053;汀?#36825;时他看见敌人后?#25509;?#19968;光头,正指?#21482;?#33050;,大声吆喝着。他心中?#27426;?#25454;?#30340;?#27946;门在南京的堂主也是一光头,看这人好象身份还?#22351;停?#21313;有**就是何诚。他虽然没见过何诚,可那一个大光头实在明显,想认错都?#36873;?#19996;心雷恨他恨得牙痒痒,要诡计害了洪耘不算,这回有算计起自己来。

他将心一横,暗道:就算这回自己杀不出去,要死也找个垫背的!想罢,他将牙一咬,也不做声,奔着何诚就杀了过去。何诚身前的手下见有一‘血人‘奔自己的方向而来,心中一楞,一人大声问道:"什么人?"

"我是……"东心雷声音?#27426;伲?#31561;到?#22235;?#20154;近前,挥手就是?#22351;叮?#22068;里大声道:"我是你祖宗!"

那人不是没有戒备,但他这?#22351;?#22826;快,空中画出一条?#35272;?#30340;银线,那人连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,脑袋被切掉一半。东心雷吼道:"何诚,拿你的命来!"这时何诚也看见了东心雷,他的胆子不小,但一看现在东心雷的样子,这不小的胆子差点没被吓破了,只见东心雷浑身是血,身上粘着红的,白的,黄的,也说不清是些什么,手中一把开山刀,背面是锯齿,上面还挂有碎肉,往上看,一张脸早没了原色,表面如同涂了一层厚厚的红漆,一双眼睛充血变得通红,发出妖艳的红光。张嘴之间,只有牙齿还能看出原色,森白,放寒光。东心雷本来个头就高,?#30001;?#27985;身粘血,还有把逼人的杀气,活脱脱是来自地狱的阿修罗。何诚一见东心雷眼中的红光直射自己,双腿?#27426;?#21990;,好险没爬在地上,他连连后退,对手下大喊道:"拦住他!轨,拦住他!"他的手下上了,可是拦不住。东心雷向前一冲,迎面砍来两刀,他横刀接住,还?#22351;?#23545;方反应,另?#30343;?#25260;起就是两枪。他的枪法不是谢文东的枪法,甚至十个谢文东捆一起也比不上他。一枪打出绝不再开第二枪,因为他知道,被他打中的人绝不会有再站起来的机会。何诚身旁百余人竟然?#27426;?#24515;雷一人杀得连连后退,纷纷避开其锋芒。

虽然将东心雷困在中间,但他往哪个方向进一步,那个方向的人就向后退一步,他一*前,人群如同潮水一般纷纷撤后。这时东心雷再找那光头,哪还有踪影,心中暗叹一声,道:看来何诚躲起来了,还是?#34987;?#21435;吧!他一挥开山刀又开始往回杀,有人不信邪,偏偏要试试东心雷的刀法,横刀一拦,还没看清对方的动作,只觉肩膀一轻,自己提刀的?#30452;?#31455;然飞了出去。那人惨叫一声,仰面栽倒,他的惨叫声好象一把刀子在切割众人的心,再无一人敢上前阻拦,‘目送‘着东心雷返回进大厦。

街道对面停有一辆轿车,车中坐有一人,正是萧方,刚才他把一切看得清楚,心中感叹,东心雷,真是一员猛将,他之?#26053;停?#24656;怕不比三国的张飞差!?#19978;В?#36825;样一猛将却是自己的敌人。正想着,车门一开,人还没进来,一颗大光头先进了?#30340;凇?#20309;?#21916;?#20102;擦头顶的冷汗,心中一阵后怕,心脏扑通通乱跳,咽口吐沫,喘息道:"那人?#27426;?#26159;东心雷!太可怕了!"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www.flvwoc.shop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四章   地址:
牛派乞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