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派乞人|新中版四柱预测|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三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三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?#23601;?#22336; www.flvwoc.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且说盛运飞,他带人从后门而入。后门不大,位置也很偏僻,是在一条脏乱的小跟同内,地上坑凹不平,布满了臭水。他边捂着?#20146;?#36793;暗中诅咒这个地方。好不容易来到后门,推门刚想进去,门后早已站有一人,把他吓了一跳,这人中?#28909;?#25165;,相貌平凡,正是他所说的那位朋友。盛运飞嘘一口气,拍?#30007;?#33071;,问道:"小三,你怎么站这了?"

这人名叫孙明,家中排行在三,熟悉他的人都叫他小三。孙明呵呵一笑,说道:"我怕你?#20063;坏劍?#32829;误了大事,还是我领你去比较放心。"什么叫做朋友,这就叫做朋友!盛运飞心中暗叹一声,拍着他的肩膀,感激道:"你跟我去太危险了。不就是在三楼嘛,我带人上去就行!"孙明摇了摇头,说道:"别耽误时间了,跟?#26131;?#21543;!"说完,他转身向里面走去。盛运飞叹了口气,急忙追上他,说道:"这事一成,你就过来跟我老大混,以后有兄弟一口饭吃就有你的。"

孙明淡然一笑,并没有说话。一行?#35828;?#22312;孙明的引导下转弯摸角找到楼梯,这是备用楼梯,一看就不经常使用,里面有不少?#39029;盡?#31561;到了二楼,孙明停下,说道:"我们先到二楼把他们几个手下解决掉,这样做起事来也方便一些。"

盛运飞觉得有理,问道:"何诚在二楼留有多少手下?"孙明答道:"?#27426;啵?#21482;有四五个人。""哦!"盛运飞放心的点点头,道:"那我带上十几个人去就可以了。"说着,他选出十个手下和自己同行,其他人在这里原地等候。孙明带着盛运飞?#28909;?#36208;进二楼走廊,空荡荡没有一人,盛运飞一楞,疑惑的看着孙明。后者笑道:"他们现在以后在房间里玩乐呢!"说着,对盛运飞心照不轩的笑了笑。盛运飞明白他的意思,嘿嘿一笑,道:"那我就让他们好好乐乐!"说着话,他将枪掏了出来。

孙明用手一指里侧?#22351;?#40657;色大门,说道:"他们就在那个房间内!""好!"盛运飞一马当先冲了过去,做了一下深呼吸,转头问道:"他们只是四五个人是吗?"孙明正色道:"绝不会错,我亲眼所见!"

盛运飞不再犹豫,抬脚猛然间将房门踢开,一个箭步窜了进去,大声喊道:"想活命的就给我放老实……"后面的话他说不下去了,张开嘴?#20572;?#25972;个人呆楞在那。房间门很大,里面更大,那是四五人,至少有四五十人在里面,手里都拿着刀枪,上百道布满杀气的目光直视在他身上。正中坐有一人,四十多岁,头发剃得溜光,?#22351;?#20992;疤竖着穿过他的眼眉和眼睛,这人正是何诚。盛运飞傻了,傻得很彻底,好一会才?#20174;?#36807;味来,这是一个圈?#20303;?#36716;目看向孙明,这时他呵呵的来到盛运飞身旁,将他手中枪拿掉,冷笑道:"你认识我时间?#27426;?#20102;,应该知道我不是反?#27425;?#24120;的小人,更不会做出背叛的事!"

盛运飞木?#22351;溃?我的确看错你了。"他现在肠子都快悔青了,可是已无济于事。他担心的是洪耘,?#28909;?#26159;圈套,那老大现在也危险了,由于自己的看人不准而害了他,于心何忍。但是他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,这时,孙明狠声道:"虽然我们是朋友,但身在江湖,敌人就是敌人!"说完,他袖子里掉出一把匕首,猛地刺进盛运飞的心脏。

股怜盛运飞连叫声都没有发出来,糊里糊涂死在自己最信任朋友的手下。他带来的十个人早被人家层层围住,数十支枪对准他们的脑袋,何诚嘴角一挑,?#36816;?#26126;道:"这?#25991;?#31435;了头功,如果计划顺利的话,你很快就会和?#31227;?#36215;平坐了!"

孙明急忙道:"哪里话,这都是*何哥多?#32792;?#23567;弟的缘故。"何诚仰面而笑,说道:"很好!聪明人?#26131;?#21916;欢!"

等洪耘上了三楼才发现,这里哪有何诚的影子啊,他不傻,马上明白过来,心中?#21040;?#19981;好。急忙大声喊道:"这是圈套,大家快撤!"撤!往哪里撤,进来容易出去?#36873;?#27004;下至少有上百人拎刀往上杀,双方在楼梯间短兵相接,马上刀枪相对,展开血腥的火拼。白色的刀光在?#28860;?#32418;色的血液在流淌。百余人挤在狭小的空间内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,?#22351;?#19979;去,总有血光闪现,相随的是惨叫声。这时人多的一方显示出优势,一?#35828;?#22320;,后面上来数人补充他的位置。乱刀齐挥,洪耘带来的属于顿时有数人浑身是血条,他们的确是洪耘麾下的精英,作战异常凶狠,虽然身中数刀,血流如柱,?#38405;?#25249;刀砍向对方。一人?#20146;穎皇?#20154;刺中,上面都是窟窿,红白色的肠子流出体外。那人用手一捂,面无惧色,挥手?#22351;?#30733;在自己对面那人的脖子,这?#22351;叮?#23558;那人的脖子砍穿了一半,两人同时摔倒。双方都有不少人不支倒地,还?#22351;人?#20204;起身,双方后面的人已经踩着他们的身体继续前冲,活活被?#20154;?#30340;人不知?#24067;浮?/p>

勾着兄弟们流淌出来的血,摔倒在地还在抽搐的身体,洪耘心如刀割,这些人和他出生入死,不知打过多少硬仗,可今天,却死在人家的圈套?#23567;?#20182;心中也说不出是悲哀还是狂怒,红着双眼,大吼一声,拔枪打向对方。数发子弹一会工夫就打个精光,他将手中枪一扔,拔出藏刀,疯了一般冲过去。洪耘不简单,他的身手和他的外型成正比,?#22351;?#21128;下,势如千斤,挡者无不骨断筋折,无人可与之争锋。见老大如此?#26053;停?#19979;面的兄弟更加疯狂,一腔热血沸腾到极点,对方?#22351;?#21128;来?#27426;?#19981;闪,回手?#22351;?#30733;向对方要害。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令人心惊胆寒,何诚上百手下,退下去的没有超过十人。

肝诚手下退败,洪耘再?#22351;?#20154;,自己的三十精英?#30343;?#19979;六人,而且身上带挂了彩。他心中一痛,眼泪差点掉出来,咬紧牙,大声道:"兄弟们,和我杀出去,以后定找他何诚报仇!"话音?#31456;洌?#27004;下又冲上来百余人,手中挥舞钢刀,呼喊着,眼睛血红,一各个如狼似虎。何诚大叫一声:"杀!"他第一个冲了上去,面对百人,势气仍不落下风。钢刀一划,瞬间冲在最前面的两人前胸被挑开,鲜血喷了洪耘一脸。黑紫色的脸膛?#30001;?#28857;点血迹,甚是吓人。

肝诚的手下有人认?#31471;?#19981;知是谁喊了一嗓子:"他是洪耘,老大说了,杀了他奖五十万,升两级!"一句话,让原本心中胆却人充满了力量,让胆大的人发疯。上百人大呼小叫,?#24049;?#32792;涌过来。洪耘冷然一笑,豪言道:"不要命的就来吧!"手中钢刀挥舞如飞,锋芒四射,只一会工夫,伤在他手中已有十余人。

搁耘如同远古时候的战神,堵住楼梯,何诚手下虽有百人,?#27425;?#27861;上前一步。打到最后,洪耘的刀都卷刃了,想换把刀,可是对方不给这个机会。同时有五个人冲到他近前,同时挥刀向他身上招呼。洪耘大呵一声,边用手中残刀招架边寻?#19968;?#20250;,这时,五人又齐刀砍来,离他最近那人出刀稍慢,他哪会放过这机会。出手快如闪电,一把将那人咽喉抓住,往回一带,四把刀同时砍在那人身上。洪耘瞬时将他的刀拿下,?#30452;?#19968;展,刀横着划出,四人胸前顿时开花。

半个小时后,楼梯间还能站着人没有几个,何诚的手下再次退败,这回有二十多人回去。洪耘再点人,这回不用点了,身旁空无一人,三十得力助?#32622;?#26377;一个还能站起来的。他?#21069;?#30340;坐在楼梯上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握刀的手早变得麻木,由于脱力,抖个不停。坐下没有一?#31181;櫻?#20309;诚的手下又上来了,这回人数铺天盖地,也说不出是多少人。洪?#21467;?#38754;长叹一声,心中不?#21097;?#33258;己满腑大志,头脑过人,今天却要死在人家的诡计下。自己一死不要紧,可洪门在南京的势力定会遭到打击,自己怎对得起老爷子,怎对得起北洪门。他又长叹一声,颤巍巍的站起身,撕下一条衣服,将刀系在手上,喃喃道:"洪耘愧对老爷子,今日战死,以表回报老爷子的知遇之恩。"

这时楼下走上来一人,头上没毛,溜光铮亮,正是何诚。他目光一扫楼梯间,里面真可谓是血流成河,血水滴答答向下流淌。地上到处都是?#20804;?#26029;臂,还有浑身是刀口子昏迷过去的人。刚一近来,血腥味道扑鼻,他拿出一条手帕挡在鼻前,看了看洪耘,咧最笑道:"洪?#21482;棺急?#20877;战吗?"

搁耘双眼喷火看向他,很想冲过去?#22351;?#30733;下他那颗光头。但他忍住没有妄动,冷声道:"我问你,现在盛运飞他身在何处?"

肝诚一笑,指了指天,没有说话。洪耘明白他的意思,心中一痛,看来运飞已死,他并没有出卖我。良久,他重振精神,大声道:"何诚,叫你的手下上来吧,不要劝降我,那是对我的耻辱,如果你还是一个汉子的话!"

肝诚叹了口气,道:"我们在南京斗了多少年?"洪耘道:"四年。"何诚道:"四年时间?#27426;?#21834;,人生有几个四年。"洪耘道:"四年的?#20961;欢獺?何诚笑道:"其实我很佩服你这个人,有勇有谋,只可以,我们不能做朋友。"洪耘道:"道不同,路也不同。今天我死不怪你,只是怨恨?#26131;?#24049;,贪功?#37027;?"何诚道:"我很奇怪,你一直都是小心谨慎的人,为什么这次却……"

搁?#21467;?#38754;而笑,说道:"我遇到一个人,一个能让我热血沸腾的人。我敢和你打赌,以后的北洪门不会出五年,定能平灭南洪门。"他眼?#20889;?#30528;迷离,叹道:"他是有这个能力的人。"真想和你一起去打天下,真想能与你并肩而战啊!

肝诚知道这时候的洪耘不会夸大其?#21097;?#24515;中?#27426;?#38382;道:"那个人是谁?"

振作起精神,洪耘面露红光,?#22351;?#20992;身,‘当‘的发出一声脆响,身上散发出逼人的气势,说道:"为什么还不派人上来和我一战呢!"

肝诚无?#21361;?#23545;手下挥挥手,下面众人早忍耐不住,一见老大的手势,?#36861;?#20030;刀冲了过去。

搁耘本想用计杀死对方的分堂主,然后一鼓作气将南洪门赶出南京,可是他却被人家反算?#22351;溃?#20182;想的计谋被何诚用在他自己的身上。可叹,聪明如洪耘,最后也落个被人乱刀砍死的结果。

‘天水‘一战,北洪门损兵折将,堂主洪耘,麾下得力助手盛运飞,双双阵亡。主事人一死,人心动乱,南京分堂乱成一糟。南洪门似乎早有?#24613;福?#27946;耘刚死,麾下数百人众攻打北洪门分堂。北洪门毕竟是组织纪律都严明的帮会,帮众自发奋起抵抗,无奈对方人数太多,而自己一方命令又不统一。打?#35828;?#20154;一泼,还没有得到喘息的机会,第二波又到,刚刚拼命打退第二波,南洪门第三波人又到。一波接一波,连续?#27426;稀?#21271;洪门打?#35828;?#20154;第三波之后实在无力再战,只好向后退败,南京分堂也落入人家南洪门的手?#23567;?/p>

也就这时,东心雷赶到,大致了解一下南京的情况,听到分堂口失守的消息他没感觉什么,事情是人做的,失守也可以再夺回来!当他听到洪耘中计阵亡时,心中震惊,洪耘这个人他很熟悉,老爷子常说他是本门中勇谋双全的人才,东心雷和他认识不是两三年,觉得这人的确象老爷子所说,可这回怎么如此冲动,中了人家的诡计,他一死不足惜,却引得自己一方连连溃败,整个?#32622;?#37117;是?#27426;?#25384;打。洪耘手下告诉东心雷,洪哥虽然战死,却让南洪门付出血腥的代价,死伤在百人往上。东心雷听后长叹一声,摇头苦道:"就算南洪门千余众也比不上洪耘一人!"

(这就是冲动的?#22836;?)

这时起,南北洪门之乱正?#22870;?#21457;,如同一个巨大的旋涡,将万千人卷入其中,也决定着未来黑道的走势。谢文东也是一头扎进这旋涡内,但却没有害怕,有的只是澎湃,只是在享受,享受?#20998;?#26007;勇的那?#20013;?#36339;,那种能令他热血的感受!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www.flvwoc.shop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三章   地址:
牛派乞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