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派乞人|新中版四柱预测|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?#23601;?#22336; www.flvwoc.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麻枫掏出枪,?#38405;?#20154;道:“山田,看?#27425;?#20204;的圈套已被谢文东看破,不如就和他拼了!”山田没有说话,用实?#24066;?#21160;来表达自己的决定,拔枪向谢文东?#27426;?#24594;射。谢文东闪到柱子后躲避,金眼?#28909;?#20063;纷纷还击。谢文东带来的人一半和屋内的人对射,一半守住门口,不让走廊内的其他人涌进来。两方你?#27425;?#24448;,枪声如同暴豆一般,?#30343;?#26377;人惊叫倒地。

只一会工夫,双方的弹药都打得差?#27426;?#20102;,开始了原始的冷兵器火拼。房间本来不小,但数十人在里面刀枪相对也显得实在拥挤。谢文东总是随身携带一把钢刀,藏于暗处,只是不经常使用,他知道自己的弱项,枪法实在不敢恭维,这时藏刀终于派上用场。刀是好刀,宽一寸有半,中间空洞,一面是刀锋,一面是锯齿。

谢文东提刀不找别人,眼睛盯着麻枫,直奔他杀去。场中间挤满了人,?#35910;?#21073;影,双方都杀的眼红,见人就?#24120;?#40092;血洒满地面。麻枫也看见了谢文东,看他双眼通红的样?#26377;?#20013;忍不住打个冷战,伸手抓住自己身旁的两名手下,向前一推,大叫道:“给我杀了他!杀了谢文东!”

两人不敢怠慢,举刀冲向正向这边走来的谢文东。谢文东冷笑一声,抬手架刀挡住迎面一击,这?#22351;读?#37327;十足,‘当’的一声金鸣,谢文东退后半?#21073;?#27491;好借力,身子微侧,躲过另外一人斜刺过来的那刀。

那人见谢文东轻松躲过,心中一惊,刀还没有收回,谢文东已经动了。只见他?#30452;?#24494;晃,金刀落入掌中,直向那人?#30452;?#21050;去。那人急忙想收回?#30452;郟?#21738;知谢文东这着是虚的,他刺出的同时,金刀已经脱手而出,在那人?#30452;?#19978;飞快绕了一圈,那人急着用力收手,谢文东再微用力一拉,那人?#30452;?#34987;银丝硬生生切下,断臂和钢刀同时落地。那人惨叫一声,捂住断臂的伤口,谢文东一个跨步来到他面前,双眼血红,嘴角微挑,下面?#22351;洞?#36827;那人小腹。那人张嘴看着谢文东,口中全是血沫。谢文东抬脚将那人踢了出去,顺势将刀拔出,刀身上的锯齿连他的肠子都挂了出来。

说是迟,那是快。谢文东杀了他只是石光电闪的工夫,将手中刀一甩,上面的血液飘?#22351;?#33853;,然后快速对上另外那人。这人刚才看得真切,没用上三秒钟自己的同伴几死于谢文东刀下,心中已无斗志,见他拎刀向自己走来心都缩成一团。两人对战时最忌讳的就是胆怯,心中害怕自然就会缩手缩脚,发挥不出全力。这人本来就和谢文东有天地之差,再?#30001;?#23545;他顾虑重重,没走两招,被谢文东?#22351;?#21010;破咽喉,仰面栽倒,跟着自己先行的同伴一起?#19979;?#20102;。

谢文东用?#37117;?#19968;指麻枫,冷?#22351;潰骸?#35813;你了!”麻枫没想到谢文东如此?#26053;停?#19968;直以为他只是聪明过人,今天才知道其身手也是?#35828;茫成?#19968;变,把?#21482;夯好?#21521;身后,在他的后腰上还别着一把枪,想出其不意将谢文东一枪解决掉。谢文东嘴角上扬,微微冷笑,红光?#28860;?#30340;双目如同两把刀子直刺进麻枫的心脏,似乎把他的心事全部看穿。这种气势令麻枫为之心惊,他没有把握能杀掉对方,看谢文东的双眼,自己好象已经成了虎口之?#24120;?#38543;时都有被撕碎的可能,心中暗叹一声,放弃拔枪,从一旁的窗户跳了出去。其实谢文东看出他的心事是真,表面镇定是假。看见麻枫摸向后腰的小动作马上就明白他还有一把枪。谢文东对他的枪还是十分忌讳的,上次在金三角,麻枫的枪法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,如果这时他向自己射击,恐怕很难有躲避的机会。心中是这样想的,但表面却?#22351;?#27809;流露出来,神色不变,空城计?#25490;?#20102;麻枫。

麻枫这一跑,谢文东怎能放他离开,虽然他有枪,可是实在不愿放过这次大?#27809;?#20250;。这次?#25490;?#20182;,再想找到他的踪影恐怕就不容易了。谢文东紧随其后,提刀也跳出窗外。金眼这旁一直留意着谢文东,不是怀疑他的身手,只是在这?#21482;?#20081;的局面下,再厉害的高人都可能有个散失。见他追麻枫而去,想也没想,大叫一声“东哥等我!”也跟着跳了出去。

山田见谢文东去追麻枫了,也不想和其他人恋战,他的目标就是谢文东,首要任务就是要他的命,想要去追,但却被血杀一人死死缠住,山田脱不开身,怒吼一声,使尽全身的力气,将手中战刀劈了出去。这?#22351;?#21183;如千斤,血杀那人不敢硬接,闪身?#30772;?#38155;芒,山田趁着这一瞬间的空挡,抽身跳出窗外。那知身子刚飞出去,横空伸出一支?#30452;?#25235;住他的衣领,这条?#30452;?#24322;常粗?#24120;?#32780;且它的主人也是力气十足,咬牙闷哼一声,竟然将山田给甩了回来。

山田莫名其妙的被人凌空提回,摔在地上,就地一滚,顺势起身一看,只是一彪型大汉站在窗前,身高快到一米九,膀大腰圆,身上的肌肉鼓起多高,站在那里如同小山一般。“该死!”山田气得大骂一声,挥刀劈了过去。这人正是土山,他一直在和其他人对战,并没有看见谢文东和金眼去追麻枫,只是和这些人打得不过瘾,在他手下没走出?#21018;?#23601;纷纷倒地不起,他边打边四下瞄着,看有没有身手不错的,正好看见山田舞着日本刀,霍霍生辉,好不威猛。土山一咧嘴笑了,暗说这人还不错,似乎有两下子,他三下五除二将眼前的小?#22810;?#25171;发干净,奔着山田冲了过去。哪知?#22351;人?#21040;近前,山田已向窗外窜去,土山以为他要跑,?#30446;?#25918;过,甩开两跳大长腿追了上去,一把抓住已经跳出窗外山田的衣领,活生生给拉了回来。

山田心中着急,也不说话,挥刀劈向土山。土山呵呵一笑,举臂就挡。山田见状心中冷笑,这人看?#25340;腫常?#20854;实是个‘棒?#22330;?#24819;用?#30452;?#25377;住我这?#22351;?#19981;是做梦嘛!想罢,他手上加力,想?#22351;?#19979;去将对方连人带胳?#25165;?#25104;两半。

战刀离土山越来越进,山田嘴角的冷笑更深。终于刀锋碰到了对方的?#30452;郟?#20294;山田没有感觉到刀劈骨的那种爽快。只听‘当’的一声巨响,火花四射,山田双手一麻,日本刀差点没飞出去,急忙退后数?#21073;?#20877;看土山,文丝?#27426;?#27491;笑着冲着他招手,示意再来。山田觉得自己刚才那刀不象是劈在人身上,而更象是砍在铁板,聚睛一看,土山的两支?#30452;?#26524;然有两快钢板套在上面,难怪他?#20889;?#26080;恐的硬接着?#22351;丁?#23665;田大吼一声,横刀又冲了过去,这回他不?#20197;?#30828;碰硬,用灵活的刀法围在土山打。二人如同旋转的?#21191;藎?#36716;个不停,土山在中还能轻松一些,山田由于绕着他打,体力消耗很大。本来以为这大汉如此粗?#25104;?#20307;?#27426;?#27515;板,没想到打了二十多招,土山仍然有守有攻,招法不乱,反而把他自己逼得不停游动。

山田越打?#21483;?#24778;,偷眼一瞧自己其他的手下,大半到躺在地上,剩下为数?#27426;?#30340;几人也是苦苦支撑,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。这时从外面又杀进一群人,身上一律穿着黑色中山装,一各个手中持刀,如同下山猛虎,见魂组的人就?#24120;?#29305;别是带头的一个汉子,身材消瘦,但身手异常灵活,瞬间砍倒了三人。山田暗叹一声,知道今天是很难再讨好,边打边向窗边退。土山见他要跑,咧嘴嘿嘿一笑,憨笑道:“我打得正过瘾呢,你可不能走!”

土山边说着话,边加紧攻势。本来山田是有意向窗户的方向退,土山这一加劲,他想不退都不行,身子已经到了窗户边缘,可他实在找不出空挡跳出去。不一会,房间内魂组成员都被人打倒在地,谢文东带来的人缓缓向他逼来,一脸不怀好意的表情,正当他暗自焦急时,正好土山当中一拳打来,山田将心一横,?#27426;?#19981;闪,挺胸硬接了这一拳。

“哦!”山田闷哼一声,只觉得自己胸前如同被飞驰的火车撞到一般,身子横着飞了出去。不过土山这一拳也算间接救了他,他接力从窗户?#20889;?#20986;,重重摔在地上,双手支地,勉强站起身,‘哇’的一声吐出一口血,土山一击让他断了两跟肋骨。山田吐出血后感觉胸中舒服了一些,大步向外落荒而?#21360;?/p>

后来进入房间的那波人正是木子和他带领的血杀成员,他虽然不知道山田的身份,但看他的身手知道此人绝不一般,见他?#24613;?#36867;走,木子急忙拿下背后的步枪,准星对准山田的后心。刚扣动扳机,山田的身子突然栽倒,子弹划着他的臂膀而过,木子再想补一枪,山田已经消失在街道?#25112;?#22788;,心中暗叹一声?#19978;А?#36825;时才想起没看见谢文东,转头看向土山道:“东哥呢?”

土山也是一楞,四下一看,哪有谢文东的影子,金眼也不在,挠挠头,小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!”

“真是!”木子急忙命人查找,如果谢文东要有个好歹,那可就出大事了。

这时的谢文东正追?#19979;?#26539;,金眼紧随其后,三人?#21191;?#21069;一直跑到楼后,然后?#22336;?#22681;跳出工地跑进胡同里。谢文东别的或许不行,但长跑绝对是他强项。也不知跑了多久,前面的麻枫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谢文东只是微微有些气喘。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,麻枫甚至能听到谢文东的呼吸声。

麻枫知道跑不过他,突然停下转身,怒视着谢文东。

谢文东环视了一周,这里荒芜少人烟,四周是一片片草地。他冷笑道:“这里的风景不错,能死在这里也算你福气!”

麻枫气得直哼哼,怒道:“咱俩恐怕谁死还不?#27426;?#21602;!告诉你,我这里还有一把枪,装满子弹的枪!而你……”

?#22351;人?#35828;完,谢文东拉开?#36335;?#28129;?#22351;潰骸?#25105;也有一把枪,和你的一样,里面也装满子弹。”麻枫仔细一瞧,心中暗惊,隐约看见谢文东敞开的?#36335;?#19979;果然别着一把银色手枪。他咽了一口吐沫,将心一横,咬牙道:“?#28909;?#36825;样,就比比我们谁的枪快!”他没见过谢文东的枪法,不知道会不会比自己厉害,不过看他的身手,枪法也不会弱到哪去。不过这回麻枫想错了,谢文东最不行的就是枪法。

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五步之遥,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开枪根本没有躲避的可能。麻枫心中紧张,谢文东心中更紧张,不用动手,他已然知道自己的枪?#27426;?#27809;有他快。不过这时候他不敢退避,只要稍微露出担心的表情,麻枫枪内的子弹恐怕就会瞬间打穿自己的脑袋。他沉住气,他在等,等金眼。

两人?#27426;欢?#30340;站在两边,眼睛一眨不眨都紧盯着对方,双方都在?#19968;?#20250;,找对方的破绽。双方也在等,等对方先出现漏洞。时间?#36335;?#20957;固了一般,一秒钟似有一个世纪那么长。麻枫脑门都是?#39038;?#39034;着面颊滑落,滑进他的嘴里,?#36335;?#20869;。但是他不?#20063;耄?#35874;文东身上散发的杀气也让他不敢妄动一下。

这时谢文东听见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,心中?#27426;?#26263;道:来了!眼珠不直觉的从麻枫?#25104;?#31227;开,瞥向身后。

?#27809;?#20250;!麻枫心?#20889;?#21483;一声,用他平生最快的速度将枪拔出。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www.flvwoc.shop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章   地址:
牛派乞人
双色球投注手写单 快乐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北京pk拾是骗局吗 幸运飞艇稳赚计划回血 11选5任2稳赚 艇走势技巧贴吧 吉林福彩快3玩法 北京pk10技巧规律破解 分分快3全天在线计划 大乐透今晚必出一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