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派乞人|新中版四柱预测|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四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四章

所属目录:第五卷 黑暗之旅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flvwoc.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三眼问道:“来了吗?”谢文东点点头,起身道:“他们一?#27425;?#23601;放心了。不管什么时候,还是自己人最把握。”谢文东所说的自己人,正是从东北赶来的姜森,不只他一人,同来的还有文东会的精鹰力量——血杀。姜森是个小心谨慎的人,而且做?#20081;?#29408;毒辣有心机,?#30001;?#20182;一手培养起来的血杀,这足够谢文东安心离开一阵子的。

见到姜森,谢文东忍不住笑了出来。?#27426;问?#38388;没见,姜森胖了不少,本来他的个子就不高,?#30001;?#20892;村人的本性,一脸和气老实样,看起来倒象是富态的生意人。谢文东先开口道:“老森,最近享福了吧。”

姜森压住激动的?#37027;椋?#21497;道:“东哥不在,我每天都发愁,一发愁就想喝酒,可越喝酒就越愁。到现在,愁出一身的肥肉。”

“哈哈!”谢文东仰面大笑,张开双臂和姜森拥抱在一起,之间的情谊不言?#23567;?#23004;森?#25104;?#32418;晕,道:“你走了之后心里还真是憋?#27809;牛?#19981;知自己该干什么,好象一下子失去了方向。”

“是啊!”三眼感叹道:“一条黑暗的道路要是没有领路人,我?#20146;?#24049;真不知道应该这样走下去。”

谢文东眉头微皱,说道:“我不会做一辈子你们的领路人。人在江湖飘,难免有意外发生。”

三眼?#25104;?#19968;变,不知道谢文东为何这样说。姜森急忙笑道:“不管发生什么样的意外,东哥都能应付过去的。”

东心雷也笑道:“老森说得没错。天下还有什么事是东哥应付不来的,我实在想不出!”

狂?#35835;?#19977;天,谢文东病了,而?#19968;?#24456;?#29616;兀现?#21040;?#22351;?#19981;住院观察的地步。洪门得到消息后一些?#35828;?#24551;,一些人?#20197;擲只觥?#26082;有怕南洪门借机攻击的,也?#20889;?#31639;看笑?#26263;摹?#20182;们的?#20174;?#37117;在姜森的监视中,血杀成?#36744;皇?#23558;洪门内主要干部的活动回报给谢文东。而他,带着三眼和周雨已经在前往云南的路上。

三眼坐在车上,心中很美,他这一生从来没有如此风光过。车前车后有数十全副武?#26263;?#22763;兵护送,一想起来他就想笑,转头看见谢文东一付安然处之的表情,他感叹道:“东哥,我现在才发现,为什么人人都想做将军。”

谢文东笑而不语。三眼闭眼道:“这种感觉象身是在空中,更象是在飞。”

谢文东仰面笑道:“以后?#35874;?#20250;去金三角,你?#27426;?#20250;感觉自己飞得很厉害。”三眼一楞,问道:“难道我们这次不去金三角吗?”谢文东摇头道:“只把货送出边境就可以,剩下的事金三?#20146;?#24049;会搞定。这回我不想耽误太多的时间。”

三眼知道他怕洪门出事,笑道:“有老森在应该不会出现什?#27425;?#39064;。”

谢文东眯眼道:“不要小看洪门内那些老江湖,他们可是经验老道的狐狸精,一不小心被他们卖了都不知道。”

三眼皱眉道:“可我们的?#24613;?#24050;经相当充分了。”谢文东正容道:“小心?#22351;?#24635;是好的。”

一路上走走停停,由于有军队护送,平按穿过南洪门的势力?#27573;В?#19977;日后抵达云南。周雨本打算在昆明休整一天,谢文东没有同意,说道:“把货送到以后你可以随意休整,但现在,绝对不?#23567;!?#30001;于这次的军火价值在数千万,而?#20197;?#24050;和金三角打好招呼的,不能出现半点差池。虽说有军队护送,但毕竟是见?#22351;?#20809;的东西,一个不好,就能使自己陷入困境。谢文东很明白这个道理,他?#22351;?#19981;小心。在这里还有一个死敌,他不能不提防。

谢文东考虑得没错,当他还?#22351;?#20113;南时,麻枫就已经收到了消息。上一次刺杀谢文东,丢了夫人又这折兵,三个跟他一起闯天下的?#20540;?#37117;没?#35874;?#26469;。对谢文东的恨意可以?#27599;?#39592;铭心来表达。在云南,他几次想动手,都没有找到好机会。那数十士兵是他?#22351;?#19981;顾?#26263;?#29615;节。哪怕他在云南势力再大,想和正规部队开战,那不仅仅是需要魄力和实力那么简单的。没有必胜的把握,他也不会轻易涉险。

车队直接穿过昆明,直奔小镇打洛。到了西双版纳内,检查的哨所渐渐多起来,武警的盘问也相应增加。但是由于谢文东有军方通行证,?#30001;?#26377;正规部队的护送,倒是很少有武警敢检查集装箱内的货物。

汽车缓缓前行,前方不?#38431;?#20986;现一处检查站。由于经历得多了,三眼没有一开始的紧张,悠闲的看着窗外美?#21834;?#22352;在他?#21592;?#30340;谢文东早已睡着,一路上他基本没怎么睡觉,现在快到打洛,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,一直被压下的倦意也就蜂拥而至。

检查站的武警挥手拦下车队,前后看看,问道:“集装箱里?#26263;?#26159;什么东西?”

最前面的一?#22659;道?#36339;下一名士兵,神情高傲道:“这是机密,你赶快放?#23567;!?#30001;于这次有政治部的人相随,士兵的腰杆硬气不少,语气也高人?#22351;取?/p>

武警上下打量一下他,嘴一撇,大声道:“放行?放行可以,我得先检查一下。”说完,一挥手,从他身面跑过来五六名武警?#24613;?#25171;开集装箱检查。

士兵大声喝住那些武警,瞪眼道:“?#20540;埽?#25105;都说这是机密了。没有我们长官的命令,不?#24066;?#20219;何人查看。”

武警冷?#22351;潰骸?#25105;这里刚刚收到上级的命令,说有一批人打算走私军火要从这里路过,凡是过往车辆都要检查。”

士兵冷哼一声,怒道:“我们是军队,你认为我们在走私军火吗?滚开!”说完,一把将武警推开。

边防站的武警嚣张惯了,那受过这样的委屈,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军队的士兵,向前一步,抬?#24525;?#21521;士兵的小腹。士兵没想到武警敢和自己动手,一时大意吃了闷亏,这一?#30424;?#24471;不轻,士兵连连退出四五步才站稳脚步,?#25104;?#28072;红,挽起袖子,怒吼道:“还反?#22235;?#21602;!”大步上前?#24613;?#21644;武警动手。

这两人一闹起来,车队的士兵和边防站的武警都涌了出来,数十人横眉立目的?#28798;?#22312;两旁,就差动枪了。

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,士兵和武警之间常有矛盾碰?#30149;?#22312;东北,也有士兵失手打死警察的事情。

谢文东所坐的车在车队最后方。三眼看出情况?#27426;裕?#24613;忙?#34892;?#35874;文东,说道:“东哥,事情不太妙,武警要检查集装箱。”

谢文东透过车窗看了看前面的情况,嘴角微挑,冷静道:“慌张什么,没有事。我们静观其变就好。”

这时周雨从汽?#30340;?#36208;出来,缓步来到人群中央,看了看那名武警,冷?#22351;潰骸?#23601;是你打人吗?”

武警打量周雨,见他年纪不大,但却身穿西装,一副甚有风度的样子。不敢大意,问道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周雨拿出证件在武警眼前一晃,说道:“我是政治部的。?#36947;?#30340;东西是我们政治部的机密,别说是你,就是这里守军的将军亲自来了也没有权利检查。你还不打算放?#26032;?”

武警低头犹豫了好一阵,偷眼见其他武警都在看他,如果这样放行面?#30001;?#26377;些过意不去,最后还是咬牙道:“不?#23567;?#25105;是这里的连长,就要尽到自己的职责,没有上级的命令,谁都不能不通过检查而过关。”

周雨冷眼看了他良久,身子往?#21592;?#19968;闪,冷冷道:“?#20197;?#20174;说一遍,里面是我们政治部的机密,打开后的结果你要自负。”

连长见对方退让,?#25104;?#19968;阵得意,大步走过周雨身旁,傲?#22351;潰骸?#25105;自己能负起这个责。”

走过前三?#37202;担?#22312;第四?#23601;?#19979;,看了看集装箱,连长对手下一挥手道:“把它给我打开。”

其他武警还在和士兵相对而立,听见连长的说?#21543;?#21018;想上前,周雨却将手一摆,他带来的士兵们纷纷拦住想走过去的武警。连长见状冷笑一声,说道:“我自己来!”抬手将集装箱的门叉拉开,抓住把手用力一拉,集装箱的铁门应声而开。

等连长看清里面的状况顿时楞住。一箱箱的军火摆放整齐,罗满整个集装箱,只有在*门的位置有些空隙,但站有两名全副武?#26263;?#22763;兵,手中各提一把九七式新型步枪,保险已经打开,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连长的身体。里面的士兵早已收到命令,在没有谢文东和周雨的?#24066;?#19979;,无论谁打开箱门,一律格杀勿论。

连长被眼?#26263;?#22763;兵吓了一跳,在还没有?#20174;?#36807;来的情况下,士兵已经扣动了扳机。军令如山倒,就算现在打开门的是将军元帅他们?#19981;?#27627;不犹豫的开枪。这就是军人的纪律。

“砰,砰,砰!”一阵枪响,连长惨呼一声摔倒在地,身上多出六个冒血的窟窿。

武警们听到枪声后顿时呆若木鸡,好一会才?#20174;?#36215;来,一各个举起枪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周雨冷声道:“政治部机密事关国家安全,无论是谁,胆?#20063;?#30475;,格杀勿论!”说完,一甩袖子回到他的汽车上。

刚才被连长打的士兵见状脊梁骨更硬了,拿起枪大声?#26263;潰骸?#19981;想死的都给我滚开,你们不想象那个连长一样吧!”

武警互相看看,纷纷垂下枪,闪到一旁。士兵得意的哼了一声,?#20113;?#20182;人一挥手,说句:“走!”然后上了车。

车队缓缓开过检查站,周雨所坐的汽车在开过时停下,他探出脑袋,看了看被武警抬到一旁的尸体,叹了口气,说道:“他是一名好武警,?#22270;?#20182;个因功殉职吧。”说完,还又怜惜的叹了口气,扬长而去。

三眼在后面把刚才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,倒吸了一口冷气,对谢文东道:“就这么把人杀了吗?”

谢文东淡然一笑道:“这就是政治部的权利。”

三眼叹道:“真是一种高得可怕的权利。一个小小的中尉就能如此,那东方易的权利岂不是高得可怕?”

?#26263;?#30830;可怕!”谢文东道:“所以我要扶起张繁友将他挤下去。”

“张繁友?”三眼对这个名字很陌生,疑问道:“这个是谁?把?#31456;?”

谢文东摇头叹道:“在政治部里你永远也?#20063;坏?#25226;握的人,大家只是互相利用。”三眼道:“东哥,你看这周雨怎样?”谢文东眯眼笑道:“他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。”在政治部内又如何有简单的人,不要说进不去,就算进去也只是会死得很快。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www.flvwoc.shop以便下次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