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派乞人|新中版四柱预测|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七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七章

所属目录:第五卷 黑暗之旅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flvwoc.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老鬼在前面带路,?#30343;?#22238;头查看,对谢文东嚷道:“哎呀,那里不踩!”“抬脚,没看见地上有引线吗?”“?#27425;?#30340;脚印走,你想让我和你一起升天吗?”谢文东被他吵的头大,但在这危险的环境内,他不可能和老鬼计较,只好忍了。

走了?#27426;问?#38388;,老鬼终于*着大树停下来,说道:“咱们在这里休息一会,我想,敌人就算追过来也剩不下几个人。”

谢文东自然没意见,跑了这么久,身上都是汗水,坐在老鬼旁边问道:“这?#27426;?#36335;里面能埋多少地雷?”“不下三百颗吧!”谢文东又问道:“如此多的地雷,金三角是从哪里购买的?”老鬼道:“大部分都是中国和越南的,还有一些是美国的。”两人正说着话,后面传来一声轰鸣,接着一团火焰升空,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撕叫声和浓密的枪声。老鬼精神一振,哼笑道:“***,敌人真敢追进来,我看你怎么走出这里?!”

有了第一声轰鸣,连续就有第二声,第三声……没出五分钟,谢文东一共数到十三声,他知道,掸东士兵至少有十三人再也站不起来。地雷爆炸的声音渐渐弱去,老鬼得意笑道:“看来敌人是知难而退了,一会我们出去看看。”

还?#22351;?#35874;文东说什么,外面传来一阵浓密的枪声,子弹带着‘嗖嗖’声从二人身旁飞过。老鬼突然闷哼一声,趴到地上,一?#25490;至?#25380;成了一团,谢文东急忙爬到老鬼旁边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老鬼咬着牙道:?#25300;移?#32929;中了一枪。”

谢文东抬起头一看,可不是嘛,一颗近寸的机枪子弹钉在老鬼屁股上,子弹的一小头留在外面,谢文东暗道运气,拍着他肩膀道:“?#30343;攏?#21482;是一颗流弹,打过来的时候不知穿过了几棵树,不然,直接打在你屁股上你的盆骨已经碎了。”

老鬼痛得眼睛发花,道:“我宁愿不要这样的?#30007;摇!?#35874;文东抓起一把草,塞进老鬼口中,后者言语不清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谢文东笑道:“咬住!我帮你把子弹拔出来!?#34987;姑坏?#32769;鬼反对,谢文东的手指已经将子弹掐住,用力一?#21361;?#23376;弹带着一股血水离开了老鬼的屁股。老鬼痛得一蹦多高,嗷嗷大叫,屁股上的伤口捂不敢捂,碰不敢碰,两支手不停的挥舞。

谢文东摇摇头,一把把手舞足蹈的老鬼拉倒,笑眯眯问道:“你站起来跳什?#27425;瑁?#36523;上是不是再想钉几颗子弹。”

好一会,老鬼算是?#25351;?#20102;一些,一把掐住谢文东的脖子,怒道:“你想害死我吗?”谢文东老神在在道:“如果现在不处理伤口说?#27426;?#20250;感染,那你以后只能坐轮椅了。”“该死的你!”老鬼诅咒一声,把?#36335;?#25749;下一条,客气笑道:“帮我包扎上吧!”

枪声过后,森林里安静下来。战争似乎从这个世界上消失,周围是如此的宁静。原来被爆炸声、枪声惊飞的鸟儿?#21482;?#21040;森林里,继续叫着,唱着,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平静与安宁。

老鬼小声疑问道:?#26263;?#20154;是不是走了?”谢文东摇头道:“不知道。但有?#22351;悖?#25105;们现在在这里很安全。”

老鬼同意道:“没错。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在这里等到天亮。”谢文东笑道:“如果没有蚊子,这里绝对是天堂。”

时间慢慢流逝,光明终于又一次战胜黑暗从回人间。徐徐升起的朝阳是那么的红艳,它带来了新的。谢文东和老鬼相依而眠,但两人睡得并不塌实,稍微有点动静?#22270;?#24537;坐起身,?#20204;?#35686;戒的看着周围。但每次都是虚惊一场。天色大亮,森林里的光线充足起来,谢文东站起身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,感觉自己似乎又从回到人世一样。踢了踢旁边休息的老鬼,道:“我们回去看看,不知道金三角的情况怎么样了?你还能不能走?”

老鬼屁股上的伤口还?#30343;?#26377;血水留出,勉强站起身走了一步差点摔倒,摇头道:“我的两条腿全无知觉,看来是走不了。”

谢文东扶住他,说道:“两个人出来的就要两个人回去。来,我扶你走。”

老鬼感激的看看他,忍不住道:“谢谢!”谢文东阳光一笑道:“你还和我客气什么。”心中却诅咒,我不和你走怎么出雷区。谢文东扶了老鬼越走越心惊,地面上多出一个个大坑,旁边到处是石?#33080;?#22467;,破枝烂叶,还有人,或完整或破碎的人体,上面传出呕人的焦臭。老鬼吐了口唾沫,骂道:“活该!让你们知道金三角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!”

一路上再没碰上敌人,两人走出森林,隐藏在草丛中不敢轻易出去。毕竟现在金三角是不是?#22351;?#19996;同盟军占领他俩也不知道。望了一会,由于距离太远老鬼也看不出个所以然,让谢文东扶他又望前走了走,没走出多远,草丛突然一阵摇摆,从里面跳出数名全副武?#26263;?#22763;兵,大叫道:“不许动,举起手!”

老鬼刚开始吓了一跳,等看清士兵的军装后松了口气,笑嘻嘻的蹭过去,拍着说话那名士兵的肩膀,道:“太好了!大家自己人!哈哈……”?#22351;人?#31505;完,士兵一枪把?#20197;?#20182;的脑袋上,怒声道:“谁跟是你自己人,把他俩绑起来。”老鬼头顶流出血来,?#25104;?#19968;变,大声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瓦帮士兵?”士兵冷哼一声:“我们要不是瓦帮的,岂不真和你是自己人了?!”

老鬼弄迷糊了,刚想再说什么被谢文东拦住,他虽然听?#27426;?#22763;兵和老鬼说的是什么,但也猜出了大概,摇头道:“算了,你看看自己穿的?#36335;?#21543;,标准的掸东士兵装。等一会见到他们长官再解释。”老鬼低头一瞧,哀叹一声:“我怎么把这身?#36335;?#24536;了。”然后擦了一把?#25104;?#30340;血迹,心有不?#21097;?#23545;这那士兵叫?#26263;潰骸?#23567;子,在一枪把子你给我?#20146;。?#25105;是老鬼,我?#27426;?#20250;加倍奉还的。”士兵?#22351;?#30524;,上前左右开弓给了他四个耳光,冷笑道:“我管你是大鬼还小鬼,先给我闭嘴。”

谢文东很?#24230;?#30340;一直没开口,同情的看眼老鬼,叹了口气。两人在数名士兵的严密‘护送’下来到金三角腹地。到处都是武装士兵在来回?#29468;?#36208;动,还?#20889;?#25209;士兵在清理战后的废墟,从建防御工事,搭建破损的木屋,焚烧尸体。还有不下百人被?#26538;?#19978;衣,蹲坐在一处空地上,周围有瓦帮士兵看守。赫强皱在双?#36857;?#31449;在将军屋前不停的走动,时?#30343;?#30340;指挥属下行动。老鬼离好远就看见他,心中有?#35828;祝?#22823;声叫道:“赫上校,我们在这里。”

赫强一听是老鬼的声音,精神一振,大步走过来。看清谢文东和老鬼二人无恙,喘了口气,狠狠一排老鬼的肩膀,笑道:“你跑到哪里去了,让我好?#25671;!?#28982;后又对谢文东客气道:“真是不好意?#36857;?#35753;谢兄弟第一天来就受惊了。”谢文东笑道:“?#30343;?#20040;。”老鬼叹道:“我和谢老弟?#22351;?#20154;追进了第二雷区,在里面躲了一晚,到早?#21916;?#25954;走出来。”

赫强上下看了看老鬼,一身掸东同盟军的军装上面粘满了灰土和血迹,裤子已经被血印湿凝固,头上黑?#22351;?#32418;?#22351;潰?#26679;子惨不忍睹。赫强叹息一声,对士兵道:“自己人,快给他们松绑。”

士兵?#25104;?#26089;变得苍白,给两人松绑后垂首站到一旁,老鬼指了指他想再说什么,可精神突然一轻松下来,早已受损的身体顿时失去了支柱,他还?#22351;?#24320;口,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赫强急忙让士兵抬着他跑去找医生。

谢文东精力不错,坐在地上问道:“赫上校是什么时候赶来的?”

赫强道:“刚收到金三角被攻击的电话我和将军就赶回来,只?#19978;?#36824;有晚了一步,有三百多兄弟再也起不来了。”说着,眼神黯淡的看了看罗起向小山一样的瓦帮士兵尸体,叹道:“他们都是年轻而勇敢的战士,只是永远回?#22351;?#23478;乡。”

见他说得伤感,谢文东道:“不过你们还是打退?#35828;?#19996;同盟军,这个结果已经令人欣慰。对了,?#28909;?#26705;将军回来了我可不可以见见。”赫强点点头,拉起谢文东道:“跟我来。”

将军的房间果然和其他的木屋不同,里面面积宽大,有四五个房间,大厅内彩色地毯铺地,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名枪。一张大长?#38647;?#25670;放在大厅内中央,上面有各种水果。赫?#31354;?#21628;谢文东坐下,自己去了里屋。大概等了五分钟,赫强和一中年人走了出来。中年人穿着整齐的军?#22467;?#36523;材肥大,相貌平平,一双?#30528;?#30340;大?#22336;?#22312;将军肚下的皮带上,如此平凡的人身上却散发着令人不可小视的气势,任谁都能一眼瞧出这个胖子不是一般人。谢文东起身笑道:“想必阁下就是桑将军了吧。”

胖?#30001;?#19979;看了看谢文东,用标准的中文疑声道:“我是桑丘,你就是阿鬼说起的谢文东?”

谢文东笑道:“没错!”桑丘一摆手示意他坐下,笑道:“我听说中国解放前也有个人物叫谢文东,土匪头子,很厉害。”

“没错!”谢文东道:“没想到将军对中国的历史?#36141;?#20102;解。”桑丘道:“哪里!七十年代末?#20197;?#22312;中国读过三年军校,对中国的历史也略知一二。”“哦!难怪将军的中文如此熟练。”谢文东了解的点点头,心中却奇怪,这个大胖子怎么到中国去念军校。其实,七十年代,越南、老挝、缅甸等国为加强本**官素?#21097;?#27966;出大量的年轻军官在中**校就读,学习中国的战术。其中越南人数最多,也最聪明,把中国的地道战地雷战熟悉掌握后用在了美国人身上,后来,也用在了中国身上。对越反击战时,战场上有很多中**官曾是越南军官的教官,所以,让美国头痛不已,无能为力的越南很快被中国打到了他们的首都。吃着中国粮,用着中国枪的越南人早早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和失败,不?#20197;?#36367;进中国境内一步。以?#26263;?#20013;国是?#30475;?#30340;,也是强硬的,在老一辈领导人身上你可以看见一种魄力,不管是对苏,对印,对越的战争都是已中国的胜利告终。如果从日不落帝国口中硬生生?#21482;?#39321;港的邓小平还活着,美国恐怕不敢炸中国的大使馆,也决不敢?#20889;?#26080;恐的在中国境内撞中国飞机。

?#35874;?#23569;说。桑丘和谢文东闲聊了几句后,话入正题,边吃着?#38647;由?#30340;水果,边无意问道:“听说谢先生能在中国弄到大批军火,不知道这军火的种类都有?#30007;?”谢文东哪里知道黑带那里的武器都有些什么种类,总不能告诉他自己能弄到?#35282;?#21644;手枪吧。呵呵一笑道:“这要看将军你的诚意。诚意越能打动我,武器自然也就要什么有什么!”

“哦?”桑丘一楞,问道:“不知道谢先生说的诚意又代表什么?”

“毒!”谢文东眯眼道:“大量价格?#21589;?#30340;毒品很能打动我。”桑丘笑道:“我一直供应着谢先生最?#21589;?#30340;毒品。”

“那还不够!”谢文东道:“我听说在金三角,一公斤纯度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海洛因价格在一万元人民?#26131;?#21491;吧。”谢文东拿起苹果,咬了一口,笑眯眯的看着桑丘。肥胖的大?#25104;?#32908;肉?#35835;?#25238;,桑丘笑道:“这个消息不知道谢先生从何处得来的?”

蒙的!谢文东暗道,来到缅甸之后,种植罂粟的大片土地到处都是,其实毒品的成本并不高,高就高在需求?#30475;螅?#36816;输风险高上。谢文东道:“将军不要管我哪来的消息,只告诉我,我说的对还是?#27426;浴!?/p>

桑丘?#32842;?#30340;盯了谢文东好一会,可在他的?#25104;?#30475;不出任何东西,笑眯眯的外罩将他内心想的东西完全隔绝。桑丘叹道:“现在货源紧张,各地的势力都在疯抢。谢先生也看见了,现在的金三角也不是那么安全,?#30343;?#21463;到周围其他势力的攻击。一公斤一万快,要是以前我们或许还能赚点钱,现在,这个价格我们实在出不起。”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www.flvwoc.shop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七章   地址:
牛派乞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