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派乞人|新中版四柱预测|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七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七章

所属目录:第五卷 黑暗之旅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flvwoc.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PS:今天是七_七事变的纪念日,请大家不要忘记了历史的耻辱,拒绝日货,拒买日货,只要我们从经济上遏止日本,那?#27425;?#20204;就可以在经济上战胜日本。请大家从自己做起,多买国货,多用国货,让我们的国家?#30475;?#36215;来。让我们龙的传人在世界上,真正的挺起了自己的腰板,龙魂永远不息!!

谢文东也不在意,走过他身旁笑呵?#20146;?#35821;道:“有志不在年高。有些人就算活到一百岁仍是人普通人,而有些人一出生就注定了他的不平凡。我也许就是后一种人,所以,一直以来没有人会小瞧我,虽然我很年轻。”

“哧!”秃顶中年人冷笑一声,头*在椅?#25104;希?#20208;面吐口烟,说道:“小小年纪不要太嚣张,这里哪一个不是你的长辈。”

谢文东没有再理他,自己找了最*后的一张椅子坐下,叼起根烟,拿着打火机在手中把玩。坐在他不远处的马面中年人身子向前倾了倾,笑道:“谢文东,我听说过你的名字。”

“哦?”谢文东一扬眉,眯眼看了看说话这人,印象中没有见过,道:“真不好意思,我却不认识你。”

马面中年人哈哈一笑,伸手道:“你要是认识我就奇怪了。我叫李威,日本洪门的掌门。”

谢文东微楞,原来他就是支持南洪门的日本?#19978;道?#22823;,握住他的手微笑道:“象我这样的无名小卒怎么会入你老人家的法眼呢?”李威笑道:“别人或许你知道你,但我却如雷惯耳。要知道,能重挫魂组的,天下恐?#20081;?#27809;有几人。”魂组在日本的势力极大,同属于大组织的日本洪门自?#30343;?#21040;它的积压。由于魂组背后有政府秘密支持,李威一直忍气吞声,谢文东在东北连挑魂组,他也有所耳闻,正是大快人心,一直想和这传说中的青年人见见,可一直没?#35874;?#20250;。

李威的说话声不大,但足够整个房间里的人听见,众人停止对话,目光齐刷刷射在谢文东的?#25104;希?#30524;神里充满了惊奇。魂组众人都听过,是什么样的组织也都知道,有多强的实力心中也有数,没有想到眼前这清秀年轻人竟敢与魂组对抗,看李威的意思他还让魂组吃了亏,多少感觉有些不可?#23478;欏?/p>

谢文东摇首,谦虚道:“那都是过去的事。其?#30340;?#25226;魂组赶出H省也是出于运气,?#30343;?#20040;好夸耀的。”

李威点点头,赞道:“不错!年轻人居功不傲,就这?#22351;悖?#30830;实比这里的某些人强多了。”话是对谢文东说的,眼光却四下扫射。刚才出言不逊的秃顶中年人老脸一红,有些挂不住,手中的烟卷也被抓变了形,但他毕竟是老江湖,心中还是有些城府,?#20146;?#21756;了一声,没有发作。还有一些人满脸嘲笑,大有看笑?#26263;?#24847;思。谢文东暗自摇头,看来各地洪门之间的矛盾不是?#22351;?#21322;点,而且关系复杂,谈大一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。

这时会议门一开,向问天走了近来,一脸的笑容,连连点头道:“真是对不住各位,路上塞车,小弟来晚了。”说完,也在后面找个位置坐下,正好看见谢文东,点头一笑。谢文东也向他点点头。

见人都到齐,一位上了年纪,精神饱满的老者站起身,环视一圈道:“各地的掌门大哥也来得差?#27426;?#20102;,那?#27425;?#20204;也不要耽误时间,毕竟时间对于你们来说无疑就等于金钱。先说说这一年里我们各地洪门发生的事情吧。我们一直在说,不管在世界各地,我们洪门都是一家,大家应该通力合作?#21734;裕?#21487;是偏偏就有不协调的声音,有什么事情不能放到桌面来谈,非要刀枪相对。李威李老大,郑龙郑老大,你俩说我说的对?#27426;?”李威弄着指甲,并未说话。郑龙是那秃顶的中年人,韩国地区的老大,将手一挥,冷笑道:“坐下来谈什么?坐下来谈能把我上千万美圆的货谈回来吗?梁老,这事你管不了!”

李威嘿笑一声:“别忘了交货的时候是在你的?#30528;獺?#20877;?#30340;?#20197;为只有你受到损失了吗,我也有十几个兄弟葬身大海了!”

郑龙怒道:“交货是在我的?#30528;?#27809;错,那出事的损失就应该我一人负责吗?毕竟货还?#22351;?#25105;的手,就不应该算交易成功。不管怎么说,你要把钱给我吐出七层!”“嗤!我看你是在开玩笑吧!还是你根本就老糊涂了?”“你说什么?”

谢文东被他二人?#36710;?#19968;头雾水,东心雷在后面小声道:“本来郑龙在李威那里买了一批上千万的货,钱都交了,可后来在海上交货的时候被一批神秘人打劫,不只货被劫走,李威十多名得力手下无一生还。后来双方都查了一阵神秘人的来历,结果毫无所得。过了几个月,郑龙心有不甘,向李威要钱,后者断然拒绝,这样,二人关系开始?#27426;瘢?#32439;争?#27426;稀!?/p>

“哦!”谢文东轻叹了一声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这种事情没办法,属于天灾**。

主?#21482;?#35758;的老者见他二人又争吵起来,气得直拍桌子,“安静!安静!”好一会,李威和郑龙才脸红脖子粗的停止争吵,互相用差?#27426;?#33021;杀人的目光注视着对方。老者喘着气,说道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,?#24618;?#19981;知道这里是洪门峰会,规矩都哪去了?”

郑龙站起身,冷声道:?#20658;?#32769;,我这不是针?#38405;悖?#19968;开始我就说过这事你管不了,姓李的不把钱给我吐出来,我的进攻就不会有停止的时候!现在已经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上千万的货没了连个说法都讨不回来,?#19968;?#26377;脸在自己兄弟面前自称老大吗?”说完,郑龙转身向外走去,挥手道:“我看这里也讨论不出个什么结果来,诸位,小弟先告辞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老者气的?#27426;?#33050;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李威冷笑一声,道:“各位都看看,他这是什么态度,如此的嚣张跋扈。我也不是在乎这一千万,而要真这么把钱给他,知道的是?#39029;?#20110;同门之情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怕了他,那我的面子以后还往什么地方摆。梁老,我说的是不是在理?”

“唉!”梁老叹口气,心烦道:“你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吧,反正?#27809;?#25105;是说到了,到以后你们俩两败俱伤,让别人看笑?#26263;?#26102;候别找我,也别怪我这坐长辈的没有提醒你们。”说完,梁老又看了看众人,道:“最近洪门还有一件事我想大家也应该知道,就是大陆北洪门掌门大哥金鹏遭人暗杀而受伤住进医院。问天,你对这事是怎么看的?”说着,眼神看向向问天。

向问天也叹口气道:“我听说这事的时候也觉的很突然,象金老样子有权利又仁慈的老人谁会派人暗杀他呢?”

梁老道:“我听人说,这事好象与你们南洪门有关呢?不是你找人做的吧?”

向问天哈哈一笑道:“也有人曾问过我同样的问题,我知道金老的这件事属我的嫌疑最大,但我要在这里声明一下,这事确实不是我做的,也没有参与过,以我的人格和生命向祖师爷担保!”

梁老将目光递向谢文东,问道:“你对这个答案满意吗?”

谢文东停止手上的动作,将打火机放在口袋,淡?#22351;潰骸?#25105;相信他!”

众人表情不一,有的面带惊奇,有的露出嘲笑。一位消瘦的老者一拍桌子,怒声道:“就凭他简单的一句话你就相信了,你是白?#31456;?”谢文东?#27982;?#19968;挑,眯眼道:“你又怎么知道他说得不是真话?”

老者身子?#27426;叮?#25351;着谢文东道:“如果不是金兄把你抬上台的我真怀疑你们是不是一伙的?!不知道金兄为什么会选你种人做继承人,如此软弱,没有掌门的魄力,难成大气。”

谢文东肩膀一僵,笑眯眯的看着老者。东心雷见要坏事,急忙小声道:“东哥,这老者是老爷子的好友黄绅,美国地区洪门大哥,不可得罪。”谢文东早已想到?#27426;?#25165;没有发作,在洪门内部能为老爷子说?#26263;?#24182;?#27426;啵?#32780;说话如此硬气的恐怕就要数他黄绅了,谢文东叹道:“现在我们的怀疑都是推测出来的,没有确实的证据。冤有头,债有主。我不会冤枉无辜的人,让真正的黑手在暗中偷笑,但我也不会放走任何一个仇人,如果此事真是他做的,那我的报复不是他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受得起的。”他顿了一下,目光如同刀子般扫过向天笑及其他众人的面庞,又道:“洪门的势力如此之大,眼红的人不知有多少,暗中挑起祸端也不是不可能,如果盲目展开报复,那些人会笑掉大牙的,希望前辈也能了解我的苦衷。”

黄绅听后面色稍?#28023;?#21497;了口气道:“刚才你说的话希望你能做到。算了,这毕竟是你们南北洪门之间的事,我这外人是瞎操心了。”谢文东摇首道:“不管怎么说晚?#19981;?#26159;要感谢你老人家的提醒,也希望你能在这件事上对晚辈多加帮助。”

“呵呵!?#34987;?#32453;点头笑道:“现在的小毛孩子真是?#22351;?#20102;,说起话来两?#20961;坏?#32618;,实在不错!其实就算你不说我?#19981;?#25554;手帮忙的,金兄是我多年的好友,老了老了还要遭此劫难,唉!?#34987;?#32453;叹息一声,又冷声道:“对金兄下手就等于对我下手一样,别让我把这个人揪出来,不然,嘿嘿……?#34987;?#32453;一阵冷笑,他年纪大了脾气倒也跟着长,属于点火就着那种。

“哦……”梁老说道:“?#28909;?#36825;件事北洪门有自己的决定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了,那南北洪门?#21916;?#30340;事……”

?#22351;人?#35828;完,黄绅抢着道:?#20658;恍郑?#37329;老刚刚住进医?#28023;?#20320;怎么还有?#37027;?#35848;?#21916;?#30340;事,我看这事以后再?#34507;桑?#33267;少等金老兄出?#28023;页?#30495;正凶手的时候再谈也不晚。文东,你有什么意见也?#36947;?#21548;听。”

谢文东哪有什么意见,他本来也不想谈?#21916;?#30340;事,先不说?#21916;?#20197;后不知道由谁来做主,在他的经验里都是‘枪杆?#27704;?#20986;政权’,只有以武力来压倒对方,以?#30475;?#23454;力作为后盾。要?#21916;?#20063;是要*武力来解决,谈判谈出来的?#21916;?#26681;本就不可*,也不稳固。谢文东马上做个顺水人情,说道:“黄前辈是老爷子的好友,他说的话如同老爷子的话,我没有意见,一切由前辈做主。”

黄绅觉得?#25104;?#26377;光,哈哈一笑道:“你这小猴子还真会说话,那好,我就做这一回主,?#21916;?#20043;事以后再谈,粱兄认为怎样?”向问天对?#21916;?#20043;?#20081;?#19981;积极,说道:“我也认为应该等金老爷子出院以后在谈。”

粱老一看双方的态度冷淡,自己又何必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,只好叹道:“南北一日不?#21916;ⅲ?#24449;战恐怕就不会停止一天。”

“这是上天安排的宿命。”谢文东笑道。向天笑跟着道:“没错,老天非要在一坐山中放上两只老虎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”

谢文东摇首,扶住额头道:“办法不是没有,而且很简单。”向问天淡?#22351;潰骸?#21482;要一只老虎咬死另一只老虎,那就天下太平喽。”谢文东向着他轻?#38382;种福?#31505;道:“北面的老虎决不会是倒下的那只。”“我相信南面的老虎会站到最后。”向问天肯定道。

谢文东道:“我们可以赌上?#27426;摹!薄?#36172;注是什么?”“自身的性命?#30001;?#22825;下!”“哈哈,你知道吗,我有些喜欢上了你的狂妄。”“最好不要这样,我的狂妄是会要人命的,因为……”“因为你很聪明!”“原来你的记性也很好,哈哈……”“哈哈……”二人相视而笑,要是不知道内情的人,?#27426;?#20250;认为这是两个好友间在谈笑,可在房间众人的眼中,二人已经开始互相下了战贴。

南北洪门?#21916;?#30340;事,就在谢文东和向问天的谈笑间宣告流产。这就是江湖。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www.flvwoc.shop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七章   地址:
牛派乞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