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派乞人|新中版四柱预测|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三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三章

所属目录:第五卷 黑暗之旅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flvwoc.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两天后。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,爽朗的天气让人们的?#37027;?#20063;无比清新。

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房间内,也照到谢文东的?#25104;稀!?#30495;是舒服啊!”谢文东终于醒过来,坐起身打个呵欠,大大伸个懒腰。感觉到了什么,他转过头,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,很大很亮也很透明,睫毛很长很黑也很整齐。“哦!”谢文东向后退了退,看清这双眼睛的主人。是一?#27426;?#21313;五六岁的,一头整齐短发的漂亮女士,皮肤雪白,配上白色的洋装,整个人仿佛清洁得透明。齐膝的洋裙掩盖不住一双修长而均匀的秀腿。

“你的眼睛很漂亮!”谢文东忍不住赞道。?#26263;?#20320;不应该在没有我的许可下进入我的房间。”

女士坐在床边的椅?#30001;希?#28129;?#22351;潰骸?#25105;是医生。”谢文东边站起身边笑道:“没听说过医生进别人房间就可以不打招呼的,如果这样,我也愿意去做医生。”他掀开被子,发现身上一丝不挂,?#25104;?#19968;红,急忙又将被子盖好,巡视了房间一圈,结果令他失望。无奈的看?#25490;?#21307;生,道:“能把我的衣服还给我吗?”

女医生没有说话,只是站起身,从一旁的衣柜内拿出一套睡衣仍在床上,然后又坐了下来。

谢文东看看睡衣,又看看女医生,见她没有出去的意思,叹了口气,道:“虽然我是男人,但也需要保留隐私。”

女医生明白他的意思,站起身向外走去,关门之前,还是用那种淡淡的声音道:“很抱歉,在我帮你检查身体?#20445;?#20320;的隐私我都看见了。”说完,将门关好。

“哦!”谢文东看着医生消失的房门,?#27905;?#36947;:“就算看了也不用这么直接告诉我吧,真是个奇怪的女人。”谢文东穿好睡衣,开始思考起来,自己通过?#22235;?#22320;狱般的第三关,长老好象将令牌交给了自己,这么说现在我已经是洪门大哥了?谢文东不敢确定,正想出去找人问问,房门突然被人撞开,一个彪?#20889;?#27721;跑了进来。如果是在H市,谢文东首?#35748;?#21040;的会是李爽,但现在是在T市,这样进房间的除了东心雷还能有谁。

“东哥,你醒了!”东心雷带着一脸兴奋,对谢文东上看下看,一边还问道:“东哥,你没有那里?#30343;?#26381;吧?”

谢文东拍拍他肩膀,笑道:“我?#30343;隆?#21482;是很久没有做大运动量活动,身体有些不太适应而已。我睡了很久吗?”

东心雷道:“也不算太久,只两天而已。”

“两天?”谢文东惊讶道。“老天,我竟然睡了这么久!对了,?#20197;?#20498;以后的情况是怎样的?”

东心雷笑道:“向老头把令牌交给你后又想反悔,说什么你使?#23194;?#21073;以外的武器不能算过关。还多亏雷长老帮你说话,最后五位长老都一致同意了,东哥,你现在的身份已经是洪门大哥了。”

谢文东点点头,长叹一声,松口气道:“看?#27425;?#27809;有让老爷子失望。”

东心雷拿过来一套新西装,以及谢文东的防弹衣,金刀等物品。一边帮谢文东换衣服,一边道:“刚才三眼打过电话了。”

“哦?”谢文东道:“家里那边的情况怎么样?”“三眼说大局稳定,在全省再?#20063;?#20986;敢于帮会相抗衡的组织,黑贴过处,没人?#20063;?#20174;,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挑战,他打算把势力外扩,插足临省。”东心雷正色道:“我感觉这样是不是发展太快了?如果基础都没?#20889;?#22909;,楼房建得再高也是会塌的。”

谢文东摇摇头,微笑道:“张哥做事我放心。他看似卤莽,其实是个很小心的人。?#28909;?#24352;哥说可以外扩,就依他的意思办。”谢文东想了想又道:“只是不要把动静闹得太大就好。”东心雷叹道:“我想天下最能让东哥信赖的人恐怕就是三眼了吧?”

“呵呵!”谢文东拍着他肩膀笑道:“他和李爽、高强?#28909;?#26159;最早跟着我打天下的,?#20063;?#20449;任他们还能信任谁呢?而且他们也都是值得我信赖的汉子。?#27604;唬?#25105;希望你也能和他们一样值得我去信赖,‘真正’变成我的左右手。”

谢文东?#21448;?#30495;正两个字,东心雷哪会听不明白,暗叹一声,道:“其实东哥在我的心目中一直都和老爷子一样重要。”

谢文东看了一会东心雷,整理一下穿好的衣服,边向外走边道:?#30333;?#21476;以来,从来有一将能同侍二主的!人,总是要做出一个选择。”他心中暗想:这样挖老爷子墙角,让他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呢?哈哈!

这里是建在半山腰的别墅,金鹏休息的场所之一。面积不是很大,但里面的设施齐全,游泳池、停车场应有尽?#23567;?/p>

谢文东下楼来到别墅大厅内,发现五位长老和聂天行都在,还有四人谢文东没见过。众人见他出来齐齐站起身,同声道:“大哥好!”不管这些人的叫声是否出于真心,反正都让谢文东心中舒坦,笑眯眯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一觉睡了这么久。”

?#20570;?#36190;道:“虽说久了?#22351;悖?#20294;你的表现却没有令金老大失望,也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。”

向辉山哼笑一声:“会不会令我们失望等三天以后的洪门会议上再?#34507;傘?#21482;要你别?#23194;?#27946;门?#27425;?#20204;的笑话就谢天?#22351;?#20102;。”

一个谢文东没有见过三十多岁的大汉冷声道:“现在掌门大哥已经选出了再说这些有什么用,有时间?#22047;?#25945;他洪门的礼?#21069;桑?#21035;在大会上丢人现眼!”说完,那大汉起身向外走去,挥手道:“我没有时间陪小孩子玩游戏,告辞!”

“你站住!”?#20570;?#24594;吼一声道:“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,金老大刚住了医院你的尾巴就翘起来了吗?在新掌门大哥面前如此无礼,想造反吗?”大汉?#25104;?#38452;沉的又走回来,怒道:“别用造反的大帽?#21451;?#25105;。?#27604;?#21518;指着谢文东道:“你看看,如果你们这些长老没有老花眼的就仔细看看,这就是你们选出来的狗屁掌门吗?一个胎毛都没退干?#22351;?#23567;猴崽子能做什么?你凭什么让我听小崽子的指挥?他对洪门有什么贡献可以坐大哥?”

东心雷?#37027;?#20239;在谢文东耳边道:“这人叫万府,是占居两省的瓢把子,在北洪门内实力最大的地方势力。还有那三个人也都是雄居一方霸主,在洪门都有不小的实力。”谢文东点点头,?#25104;?#19981;变,还是笑眯眯道:“还有谁不想和小孩子玩游戏的,都可以和这位?#24066;?#31449;在一起。”看见茶几上有水果,谢文东拿起旁边的水果刀削起苹果。

众人见状?#25104;?#19968;变,特别是万府,感觉谢文东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中,指了指他,嘴角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,拂袖而去。剩下的三位瓢把子也都跃?#23621;?#35797;,想要起身离开。谢文东盯着手中的苹果,?#37266;?#31505;道:“想走就走吧,你们都是一方的霸主,在洪门内有这数不清的战功,根本不用把我这‘小孩子’放中眼?#26032;?”

被谢文东这么一说,那三人还真有些不好意思离开,互相看了看,安心坐下来看谢文东削苹果。

谢文东削得很慢,也很仔细,大厅内没有一个人说话,只是聂天行黑着眼眶(东心雷打的)双眼放光的看着谢文东。

好一会,谢文东把削好的苹果放在茶几上,切成十二份,分给在坐的每一个人,说道:“我这个人做事一向很公?#21073;?#26377;什么?#20040;?#20915;不会自己?#32769;恚?#24635;是拿出来和大?#31227;?#20998;。”见众人都没有动,谢文东笑道:“吃吧,尝尝我削过的苹果是不是味道有些不一样了。”东心雷搞?#27426;?#35874;文东在做什么,反正支持他就对了,那起分过来的一小瓣苹果一口吃掉,嚼在口中却食不知味。

其他人在谢文东的注视下纷?#35013;?#33529;果吃掉,谢文东点点头道:“那好,?#28909;?#21507;了?#31227;?#26524;就是我的朋友,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。我可不想连自己朋友的姓名都不知道。”说着,把眼光放在第一次见面的四个瓢把?#30001;?#19978;。

四人心中同叹了口气,不知道这位新掌门是心计阴沉还根本就是个?#20498;稀?#20381;次起身道:“我叫钱国华,AH省瓢把子!”“我叫白海鑫,SD省瓢把子!”“我叫关封,SC省瓢把子!”“周豹,掌管SX省。”

谢文东把他们的名字记在心中,站起身道:“我现在要去医院看老爷子的病情,明天晚上我请大?#39029;?#39277;,希望各位都能到场,?#27604;唬?#20063;希望你们能帮我转告那位没有礼貌的万府一声,就说:我十分期待他的到来!”说完,谢文东笑呵呵的走出别墅。东心雷急忙跟出来,叹道:“万府是洪门的老人,平时就飞扬跋扈惯了,门里出了老爷子外,恐怕谁都不能压住他。”

谢文东?#25104;?#30636;间阴沉下来,冷冷道:“没有人敢指着我的?#20146;?#39554;我,在H省是这样,在洪门也要是这样!”说着,谢文东把手中的水果?#24230;?#22312;地上。东心雷弯腰捡起,发现水果?#23545;?#24050;被谢文东握得变了?#20572;?#24515;中忍不住一颤。

第二人民医院。中午,天气转阴,黑压压的乌云遮住了太阳,也遮住了城市的嘈杂。

金鹏经过两天的修养伤情稳定下来,已经不?#20040;?#27687;气罩,只是身体虚弱,说一会话就咳。谢文东坐在病床边,将扒好的橘子瓣放到金鹏嘴上,叹道:“老爷子,这?#25991;?#35753;我接管洪门可差点要了我的命,三十三个洪门弟子对我可?#22351;?#37117;不含糊。”

金鹏嚼着橘子,模糊道:“结果你还不是得到令牌了吗?我相信我的眼睛。恩,这橘子不错,很舔。”

谢文东笑道:“可我年纪轻轻就做了洪门大哥,只怕有人会不服我。”

“怎么?”金鹏?#22351;?#30524;,怒道:“是不是有人?#20063;?#21548;你的命令?是谁,告诉我,我去找他算?#30465;!?/p>

何止是不听命令这么简单。谢文东心中叫苦,见老爷子动了真火,急忙道:“那到不是。我只是怕有人借着在洪门功高,不把我这毛头小子放在眼力。如果真是这样,我是不是可以?#22836;?#20182;?按洪门的家法!”

金鹏道:“这些就你自己看着办吧,现在你是洪门的大哥,就?#21248;?#33021;做起洪门这个主。”

谢文东点点头,把金鹏身上的被盖好,起身道:“那好,老爷子你好好修养,我先走了。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,洪门这个担子我怕挑偏了。”金鹏闭目笑道:“年轻人怎能怕事。我这个老头子都有魄力将洪门交给你,你这血气方钢的小伙子竟没有魄力领导好洪门?”谢文东走出病房,回手将门关好,透过窗户看着床上的金鹏,第一次感觉到他真象个了老人了,头发是那么的白,?#25104;?#30340;皱纹是如此的深,忍不住小声道:“老爷子,我有!”

第五卷黑暗之旅第十四章

第二日,阴,天气还没有好转的迹象,细细小雨下下停停,搞得人?#37027;?#20063;?#25346;幀?/p>

谢文东?#37027;?#27809;有受到天气的?#36299;歟?#19968;清早起床,换上休闲的衣服出到别墅外运动。正好看见?#22235;?#20301;冷漠的女医生也在跑?#21073;?#24515;中暗暗奇怪,上前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女医生斜眼看着他道:“为什么不能在这里?”“你不是医生吗?”谢文东追问道。

“她是医生!”聂天行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,接着谢文东的?#26263;潰骸?#26159;我们洪门的‘御用’医生,?#21248;?#20063;就是我们的自己人,也住在别墅里。对吧,‘冰妹妹’?”见聂天行?#31227;?#31505;脸的凑过来,谢文东算是明白东心雷为什么那么爱打他的脸。

女医生?#25104;?#36824;是没有什么表情,只是张开小口,淡淡吐出一个字:“滚!”说完,转头离开。

聂天行捧着自己胸口,看?#25490;?#21307;生离开的背影,状似受伤道:“老天,你又伤了我的心。”

谢文东看笑的看着他,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仔细大量聂天行,发现他还真是个美男子,眉毛很细但是却很长,紧紧压在眼睛上。人家都说眼大无神,他的眼睛大却带着明亮的神?#24076;?#32473;人发光的感觉。如果他是个女人,绝对是个大美人!这是谢文东?#38405;?#22825;行的评论。聂天行被谢文东看得不自在,忍不住道:“如果是个‘妹妹’这样?#27425;?#25105;?#27426;?#20250;很高兴很自豪很满足的,不过男人就另当别论了。”

谢文东哈哈一笑,马上又冷脸道:“我想你忘了我的身份吧,我现在可是洪门大哥。”

聂天行一楞,叹道:“人家都说权利是恐怖的东西,看来这话不错。你刚坐上大哥的位置刚刚一天就知道用大哥的权利来压人了。”说着,他又把手捧在自己的胸口上,‘痛苦’道:“你这样岂不是太伤小弟的心了,本?#27425;?#20197;为你是个英雄。”

谢文东对他这样的人还真是没有办法,笑眯眯道:“不知道有没有人?#38405;?#35828;过,你这个‘痛苦’的样子很令人讨厌。还有,请你永远别叫我英雄,也别把我当做英雄。我是个坏蛋,特别是在和我作对人的眼里,我绝对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!”谢文东挥挥手,叹口气道:“真是?#19978;В?#37027;个漂亮女医生被你气跑了。至少,她那冷冰冰的脸看起来要比你笑的样子令人舒服得多。”说完,谢文东向别墅走去,失去继续锻炼下去的兴致。

聂天行撇了撇嘴,不满的小声?#27905;?#30528;:“我就那么讨人厌吗?”看着谢文东消失的背影,他呵呵笑起来,自语道:“今天晚上的这顿?#25346;坏?#21313;分精?#30465;!?/p>

回到别墅内,谢文东刚坐?#26053;?#20004;?#31181;櫻?#19996;心雷匆匆忙忙跑进来,一头是汗,面带急色,伏在谢文东耳边细语一翻,后者先是一呆,但后露出阴笑,冷声道:“这样不是正好吗?看来该来的还是会来的!”

夕阳西下,转眼已到了傍晚。谢文东在别墅内邀请洪门主要干?#25239;?#36827;晚餐。毕竟他刚刚坐上掌门大哥的位置,要和门里的?#20540;?#22810;亲近。晚餐时间定在七点,六点时分,人已经到了不少。其中有洪门在T市的主要干部,还有一些外地的瓢把子及其手下。别墅大厅里摆得六张桌子一大半都坐了人。说是晚?#20572;?#20854;实更象是一次聚会。江湖人本来就豪爽,?#30001;?#21448;是同门,见面之后免不了互道长短,大厅内人声鼎沸,煞是热闹。

临近七点,谢文东终于出现在大厅内,这样的场面虽说?#27426;?#35265;,但他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,和洪门干部们打起招呼落落大方而又?#30343;?#31036;节,见到年龄大一些的主动以晚辈自居,丝毫没有掌门大哥的派头。谢文东眼睛笑眯眯的变成一条缝,一脸无害的样子,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好?#23567;?#35265;谢文东在人群内来回穿梭,应对自如,五位长老互相看了看点点头。

终于和众人打过了一遍招呼,谢文东走到大厅的角落长出一口气,东心雷见状跑过来,细声道:“主要干部都到齐了,只有万府没有来。”谢文东看了看?#30452;恚?#24050;经七点,冷声道:“他今天?#27426;?#20250;来!”

谢文东走到大厅中央,连拍了拍手。众人知道这位新老大?#35874;?#35201;说,纷纷停下自己的动作,静?#20154;不啊?#22823;厅里瞬间安静下来,谢文东对这?#20013;?#26524;很满意,笑道:“今天请大家来,一是想和诸位认识一下,再者也想和诸位联络一下感情。毕竟以后的几个月内我们要同站在一条船上,?#20063;?#24819;因为我的接管而让洪门这艘大船的方向出现任何的偏差,?#27604;唬?#36825;不只需要我的努力,更需要在坐各?#22351;?#37197;合。?#20063;?#25954;说在我接管洪门这?#38382;?#38388;帮会会有多大的发展,但是至少?#19968;?#23613;我的全力而不让老爷子失望。我是晚辈,同时也刚刚加入洪门,在许多地方还需要各位前辈的指导,希望大家不要吝啬自己的才能,在老爷子住院的这段期间,协助我治理好洪门,掌好这艘大船的舵!我对自己有信心,不知道诸?#27426;?#33258;己有没有信心?!”

“啪,啪,啪!?#34987;姑坏?#22823;厅内众人表态,门外响起掌声,万府披这一件黑色外套,在?#35813;?#38543;从的簇拥下鼓着掌走进大厅,对谢文东伸了伸大拇指,但后大声笑道:“老爷?#21451;?#24471;这位掌门大哥虽?#30340;?#36731;了?#22351;悖?#20294;也不是一事无成,至少嘴皮子很厉害嘛!你们说是不是?”说着,环视了一圈,争取大家的意见。

这坐的洪门干部没有一人表态,大家对谢文东的第一印象不错,虽然年纪轻轻刚入洪门,但却谦虚有礼,有股大家风范。再者众人对万府厌恶以及,觉?#20040;?#20154;飞扬跋扈,什么人都不放在眼中,之所以忍他是因为他的实力大,功?#36879;摺?/p>

谢文东含笑看着他,瞧了瞧表,道:“万兄迟到了十?#31181;櫻?#19981;知道有什么事让万兄难以脱身呢?”

“哼!”万府冷笑一声,大咧咧的再第一张餐桌找了一把空椅子坐下,看也没看谢文东一眼,道:“我的事还没抡到一个小毛崽子来管!”

?#20570;?#32769;脸一沉,拍案而起,指着万府?#20146;櫻?#24594;道:“你这是对待掌门大哥的态度吗?”

万府吐了口唾沫,打开?#20570;?#25351;向自己?#20146;?#30340;?#31181;福?#20919;冷道:“我对这狗屁掌门地态度不用你来管吧,说好听点叫你一声长老,不好听点你就是老顽固。我倒想问问,掌门凭什么他来坐,金老大老了,伤了,起不来了,就把掌门让给了自己的孙女婿,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。现在都什么年代了,谁的实力最大就应该由谁来坐掌门!”

“你……”?#20570;?#32769;头气的须发皆张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其他四位长老也是面露怒色,只是忍住没有发作。

聂天行叹了口气,暗说麻烦!起身倒了一杯酒递给万府,道:“大家都是自己人,何必这样?老爷子刚住进医院,我们就闹起内讧,这不是?#23194;?#27946;门?#27425;?#20204;的笑话嘛!现在我们首要的应该想怎样应付三天后的洪门峰会,你说是不是,万飘把子?”

“呵呵!”万府拿起面?#26263;木?#26479;一饮而尽,然后重重拍在?#38647;由希?#36716;头看向谢文东,问道:“小子,你打算三天以后在南京举行的洪门大会上怎么做?”

谢文东笑道:?#30333;匀緩透?#22320;区的洪门老大处好关系了,然后……”“和他们处好什么关系?”?#22351;?#35874;文东说完,万府打断他的话,怒道:“金老大就是?#23194;?#27946;门给算计的,你还要和南洪门老大处好关系吗?这次会议是在南京举行,正好是南北洪门的交界之处,我们到时多带些弟兄,在会议上乘机作掉南洪门的老大,其他地区的老大要是?#20063;?#26381;的就一并作掉。这样?#27425;?#37329;老大报了酬,也可抓住机会,一举击垮南洪门。小子,你?#27425;?#30340;主意怎样?”

白痴!谢文东和聂天行心中同时冷笑,只是表面没有流露出来。谢文东摇头,为难道:“办法是不错,可是风险太大。居我所之,洪门每年的峰会有世界各地的洪门大哥来参加,万一要是不成功,我们北洪门就会成了众矢之的。”

“哧!”万府一撇嘴,讽刺道:“就你的胆子不如回家抱孩子吧!小子,?#36824;?#38505;中求你知不知道。你连这点魄力都没有怎么坐我们大哥,我看你赶快把令牌交出来算了。我看就这么决定吧,人我都带来了,三天后洪门大会上动手。”

谢文东?#25112;?#25331;头,骨节嘎嘣做响,但还是没有爆发,微笑道:“我看这事还得再商议,如此草率有些不?#20303;!?/p>

万府抬脚将旁边的椅子踢飞,拍着桌子道:?#21543;?#35758;?还商议什么?我说这么做就这么做,就算你们都不同意也可以,只是怕我那些等在外面的几百?#20540;?#19981;会干。嘿嘿!今天我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商议三天后的事情,而是想要回那本来应该属于我的掌门令牌。”

众人?#25104;?#37117;是巨变,向辉山忍不住道:“万府,你这是什么意思,真想造反吗?”

万府阴森森一笑,摇头道:“不是我想造反,而是我?#26053;?#30340;?#20540;?#37117;不愿意让一个毛头小子来坐老大。正好今天大家都在,咱们也打开天窗说亮话,反对我的尽管站起来。”说着,万府拿出手枪拍在餐桌上。

众人的目光齐看向谢文东。他们倒不是在乎万府这一把枪,真正惧怕的是万府留在别墅外的数百手下。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,但看万府这样?#20889;?#26080;恐,猜想应该不错。

谢文东走到万府背后,?#22336;?#22312;?#38647;由希?#36148;近他的耳朵,?#37266;?#31505;道:“我只不过是代理洪门?#27426;问?#38388;。老爷子岁数大了,迟早要退休,而你是洪门里的老人,有实力,又有功?#20572;?#20197;后老大的位?#27809;?#26412;上就是属于你的,可你为什么就不能等?#22351;?#21602;,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呢?本?#27425;?#24819;和你一起打天下的,看来是不可能了。”

万府冷声道:“是不可能了,因为你幺麽交出掌门令牌,幺麽就去天堂做你的掌门梦,你自己选吧!”

“唉!”谢文东摇头叹息,说道:“有些事情你不想去做,但往往事情会逼你?#22351;?#19981;做。”谢文东笑呵呵道:“万兄,看来你还不了解情况。”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www.flvwoc.shop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三章   地址:
牛派乞人
福彩开奖号码 西安福彩中心网址 环球彩票安卓 福彩四川快乐12开奖号 一波中特 大米彩票群 淘宝彩票快3开奖结果 博远棋牌v1.5官方版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吉林时时彩网上购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