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派乞人|新中版四柱预测|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九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九章

所属目录:第五卷 黑暗之旅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flvwoc.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饭后,无名向谢文东告辞,他急于返回日本向组织说明这次行动失败的原委。谢文东也不挽留,其实也不想挽留,和无名互道珍重。临行时,无名再次向谢文东表示谢意。后者对日本人的礼貌真是佩服有加,不过又加了句,就是笨?#35828;恪?/p>

回到酒店房间,谢文东终于可以卸下一整天虚伪的面罩,将僵硬的身子泡在浴盆内,闭上眼睛,享受这片刻的安宁,这是他最放松的时刻。就算天塌下来他也懒着动一下,世界上还有比天塌下来更重要的事吗?

有!东心?#20303;?#21658;咚咚’敲打浴室的门,大声叫道:“东哥,不好了!东哥,不好了!”

谢文东暗叹一声,看着浴室的门在东心雷如此的摧残下而?#38405;?#31446;立?#22351;梗?#24863;叹五星级宾馆的设施不是一般的坚固。懒洋洋的坐起身,懒洋洋的问:“什么事?天塌了吗?”

门外的东心雷声音?#34892;?#24494;变,大声道:“老爷子遇刺了,现在正在医院抢救!”

“什么?”谢文东反射的从浴盘内跳了出来,暗道果然是天塌了。这个世界上真正能让他揪心的人?#27426;啵?#37329;鹏算是其中一个。顾不上穿衣服,打开浴室房门,一把抓住东心雷的衣领,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再说一遍!”

东心雷咽口吐沫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,但还是?#34892;?#39076;抖道:“我刚刚收到电话,老爷子在去听戏的途中遇刺,身受重伤,?#32456;?#22312;医院抢救,生死未明!”说着,他眼角?#34892;?#28287;润,他对金鹏的感情不比谢文东少,甚至更多。东心雷是金鹏一手带出来的,他是孤儿,和金鹏在一起让他感觉到什么是亲情。

谢文东停顿了半分钟,好不容易回过神来,急道:“你去楼下?#39029;擔?#25105;们现在就去T市。”说着,迅速穿上衣服,拿起放在枕头下的金刀,谢文东眼睛眯起来,暗暗祈祷老爷子的平安。

“人在江湖,难免会有纷争,那就难免会惹上仇敌,你想要人家的命,人家同样也想要你的命。步入江湖这一刻起,就要将自己的性命交给老天爷,想回头,那只有寄托在下一次?#21482;亍!?#35874;文东想起当初老爷子和他说过的话,他当时并不明白,现在或许领悟了一些,你争我夺的江湖其实就是一座万人坑。这坑到底有多深,连势力之大、地位之高如金老爷子也无法跳出去。谢文东明白它有多深,但是为了金鹏他愿意跳进去,他始终相信世界没有什么东西能左右他,只有他来左右世界。

?#26412;?#21644;T市相临,一小时的路程而已,谢文东和东心雷坐在出租车上就这么离开了?#26412;?#30475;着两旁倒飞而过的景色,谢文东突然遗憾道:“真?#19978;В?#26469;了?#26412;?#32780;没有去长城上看看。”

东心雷现在?#37027;?#24050;彻底平静下来,?#21482;?#22797;平时酷酷的样子,淡?#22351;潰骸?#19979;次?#35874;?#20250;来?#26412;?#30340;时候在去也不晚。”

“下次?”谢文东叹道:“不知道还有没有再来的机会,也许我这一生注定都做不了好汉。”谢文东仰面而笑,东心雷心有?#20889;ィ?#35874;文东要是真变成‘好汉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,想着,东心雷也笑了起来。

T市,第二人民医院。平时,进出这里的人并不少,但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多。医院门口停着大大小小的轿车一直排到公?#25918;裕?#24825;得交警急头烂额,不停维护着秩序。真正听他指挥的却没有几个,还有轿车?#30343;?#30340;开来,拼命往里面挤,有的见挤不进去干脆就将车仍在道上,下车跑进医院。车越聚越多,交警也越增越多,局面却越来?#20132;?#20081;。

谢文东和东心雷到时看见的就是这般情景。谢文东忍不住道:“这些人都是为老爷子而来的吗?”

?#23433;畈欢?”东心雷并不奇怪,道:“老爷子在T市的手下何止千人,?#30001;?#22312;江湖的人缘一直都不坏,又是商场上的名流,认识的朋友自然不少,到的这些只是关?#24471;?#20999;的一少部分而已。”

“哦!”谢文东暗叫一声厉害,看来自己和金老爷子相比差得不是?#22351;?#21322;点。

谢文东和东心雷快步走向医院,途中?#30343;?#26377;人和东心雷打招呼,有人直接称呼他雷哥。反而是谢文东,谁也不认识,倒是落得一身轻松,见东心雷被一群人围住问长问短,自己独身走进医院。不用刻意问老爷子所在的急诊?#20197;?#21738;,谢文东跟着人群走,不一会就来到一处走廊。放眼往去人头?#22353;浚?#40657;压压的一片,他关心老爷子的状况,不管三七二十就打算往里挤。

刚走两步就被人拦住,一马脸汉?#30001;?#19979;打量谢文东,冷声道:“兄弟眼生的紧,我好象没见过你。”

“你见没见过?#20063;?#35201;紧。”谢文东道:“我是金老爷子的朋友,我想看看他老人家的伤情。”

“朋友?”马脸汉子盯着谢文东冷冷道:“你不是来打?#35282;?#25253;的吧?!”

谢文东?#25104;?#38452;沉下来,他没有时间耽误在这种小兵身上,一把抓住对方的脖子,怒道:“我没空和你废话,滚开!”说着,谢文东用力一推,马脸汉子收步不住,‘噔噔’推出数步,将后面的几人撞着一栽歪。

见谢文东来着不善,‘呼啦’围上来十数人,横眉立李目,眼看就?#24613;?#21160;手。这时在走廊里侧有传来说话声,声音不大,但是却很沉稳,“让他进来吧,要是敌人会这么傻在这里动手吗?!”

众人听见说话声,自动站在走廊两侧,中间让出正好一?#22235;?#36807;的走道。虽是将路让出来,但众人还是对谢文东含有敌意,一个个哧牙咧嘴,特别是那马脸汉子,边揉着脖子嘴里边哼哼,象是随时会扑在谢文东身上咬两口。谢文东怎会把这些小角色放在眼中,昂首挺胸,毫无畏惧走了进去。走廊里面的人要少了很多,大多都是北洪门主要干部。众人清一色黑色西装,黑皮鞋。正中一人三十左右岁,带着金边眼镜,手中拿着手帕不停擦着鼻涕。和穿的衣服虽说和其他人别无二至,但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他在这些人里地位最高,虽说有很多人的年纪要?#20154;?#22823;。

谢文东不是傻子,自然也看出这人的特别,问道:“刚才说?#26263;?#37027;个人是你吧。”

那青年点点头,来到谢文东近前,看了看他,伸?#20013;?#36947;:“你是谢文东吧,我听老爷子提起过你。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,我本应?#38376;?#20154;去接你的。”

“不用?#25512;?#25105;是谢文东。”谢文东和那青年握握手,对?#25509;?#24613;忙把手抽回去,用手帕将快要流出来的鼻涕擦干净,笑道:“不好意思,我这几天感冒。”

“他的感冒好象从来就没好多。”东心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谢文东的身后,看着那青年道。“老爷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”

“还不清楚,小腹中的一枪,不怎么?#27490;邸!?/p>

东心雷握起拳头,狠狠的一砸墙,怒道:“是南洪门做的吗?”

“现在还没?#39029;?#35777;据,但十有八九是。?#40763;?#24180;眼神变的凌厉,道:“再过五天就是每年?#27426;?#30340;洪门大会,这时候老爷子被暗算,除?#22235;?#27946;门还有谁能做得出来,还有谁?#26131;?#24471;出来。”

东心雷沉没不语,好一会才想起什么,指这那青年给谢文东介绍道:“这小子是老爷?#30001;?#36793;的第一智囊聂天行,很狡猾的,东哥以后要多注意点。”

东心雷声音不大,聂天行却耳尖的很,不满道:“你这叫什么介绍,我是聪明不是狡猾。平时?#27426;?#28857;读书,?#20040;?#23601;会经常出现错误。粗人就是粗人!”

东心雷嘴一撇,挽起袖子,上?#26263;潰骸?#22909;久没见,你是不是又想尝尝我这‘粗人’的拳头了?!”

谢文东看着二人心中佩服,都到这时候了他俩还?#34892;那?#24320;玩笑。果然,一个上了年?#20572;?#19981;怒而威的中年人不满道:“你两个小猴崽子也不分是什么时候,现在人家已经打到我们头顶上,老爷?#30001;?#27515;未卜,还在这里吵什么?要吵给我滚出去?#22330;!?#36825;中年人是北洪门内为数?#27426;?#30340;长老之一,叫雷霆,火暴脾气。长老虽说在洪门内没有什么实权,但是却很受大家尊重。

东心雷和聂天行顿时老实下来,相视一笑,?#24403;?#22312;一起。他俩一个喜文一个喜武,一静?#27426;?#24615;格虽向左,但却意气相投,在洪门内关系最为亲密,也是北洪门年轻一代的佼佼者。近几年,北洪门的势力越见?#30475;螅?#21644;这二人的加入有直接关系,他俩可以说是金鹏的左膀右臂。金老爷子竟将自己左右手之?#22351;?#19996;心雷交给谢文东,这也不难看出他对谢文东的重视。

这时,急诊室门口的黄灯熄灭,几名医生走了出来。众人急忙围上?#30333;?#38382;老爷子的状况,医生似乎和洪门有往来,叹道:“伤不是很重,要换了年轻人不出一个月就能出院,但老爷子年纪大了,性命虽无悠,,这次受伤也是大伤元气,需要几个月来调养方能恢复。”

雷霆老脸一沉,道:“老李,听你的意思五天后的洪门会议老爷子是去不了了。”

医生摇头道:“根本没那个可能!”

“他奶奶个熊!”雷霆气得?#27426;?#33050;:“老爷子去不了怎么办?这不是让南洪门?#27425;?#20204;的笑话吗?!”

“唉!”医生叹口气,拍着雷霆的肩膀道:“雷老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对了,老爷子现在清醒过来,一会你们可以去看看,但人不要太多。”说完,?#22270;?#21517;医生缓步离开。接着老爷子躺在病床上被几名护士推了出来,送进加护病房。看着老爷子?#25104;?#33485;白如纸,胳膊?#21916;?#30528;大小不?#22351;?#38024;头,谢文东心中一阵抽搐。他本打算跟着进入病房,但却被雷霆拦住,冷声道:“这是我们洪门内部的事,你非我门中弟子,不能入内。”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www.flvwoc.shop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九章   地址:
牛派乞人
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 排列5开奖结果 手机快手如何赚钱的 中国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 中超直播视频 沙拉店 赚钱 江苏快3预测 2008年香港六合彩挂牌 英雄杀孙武 江苏e球彩进球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