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派乞人|新中版四柱预测|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七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七章

所属目录:第五卷 黑暗之旅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flvwoc.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东心雷心中一震,暗呼糟糕,这人好象发现东哥了。不敢耽搁时间,电梯进不去,打算爬楼梯上去给谢文东提醒,他刚要离开,被张繁友伸手拦住,笑道:“兄弟先别急忙走,一会我有事问你。”说着,向手下使个眼色,自己快步进入电梯。

张繁友带来的人将东心雷团团围住,虽没有掏枪,但政治部里岂有弱兵,东心雷就算有武器在手也没有把?#25112;?#36825;几人击倒,更何况他没?#23567;?#23601;算能打倒这几人,周围还有数不清的便衣,想要脱身难如登天。

谢文东不知道楼下发生的变故,心中只想着无名究竟会在哪下手。虽说楼下便衣告诉他无名要到二十层,但这样的把戏怎么能骗的了谢文东,他直接做电梯到了顶层。在走廊内转了一圈找到上天台的楼梯,快步上了天台。

天台上一片空旷,?#30343;?#20040;遮拦,只有进天台的楼梯口处是一个方型的小亭子,孤零零的立在天台中央。在这里,谢文东并没有发现无名,走到天台边缘,向下俯视,大厦?#26263;?#20844;路清晰可见,如果想刺杀这里绝对是最佳位置,无名不可能不在这里动手。谢文东用手轻敲脑袋,在天台?#19979;?#24930;走动,心中猜测,无名不会真的到二十层了吧?!正胡思乱想着,上天台的楼梯口处传来脚步声和说?#21543;?#35874;文东暗笑一声,轻轻一跃,双手抓住小亭子的顶端,双臂一用力,身子翻了上去,动作之轻灵象是一只灵猴,没有发出?#22351;?#22768;响。

谢文东趴在小亭?#30001;?#23631;住呼吸。眨眼之间,无名和一名谢文东没见过的陌生中年人上了天台,那人身材不高,但却异常结实,露在衣袖外的肌肉高高绷起。二人用日语不停的说着什么,声音不是很大,恰巧够谢文东能听见,只?#19978;?#20182;有听没有懂。或许二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一会的行动上,并没有留意天台上还有一个人。

很快二人停止了交谈,无名?#30343;?#30340;看着?#30452;恚?#31034;意矮个那人时间差?#27426;?#20102;。矮个中年人答应一声,从提包中小心的拿出一只过尺长,带有金属光泽的椭圆型罐子,轻轻将一头的?#20146;?#25319;开放到一边。谢文东聚睛细看,里面是类似弹头的东西,上面?#30343;?#38378;亮的电子灯告诉他这是一种他没有见过的先进炸弹,他对这方面不是很了解,但看它的样子不难想到其爆炸的威力。如果这颗炸弹真要在大厦?#26263;?#20844;路上爆炸不知道会死多少人,谢文东对自己以为赤军会用枪支?#20889;?#30340;假设感到可笑,有点太小瞧赤军的实力,这就是恐?#38647;?#32455;和黑社会之间的差距。

矮个中年人把炸弹?#24613;?#22909;,又从提包内拿出吸盘,仔细查看天台上铺的大理石瓷砖,最后在一处停下,将其表面的浮?#20063;?#25325;干净,用吸盘吸牢,微一用力,大理石瓷砖竟然应声而起,?#26053;?#26159;一尺深的小洞。中年人嘴角一翘露出笑容,伸手从洞内拿出一只黑色皮包,打开后里面是几片金属?#37117;暗?#32447;,在中年人熟练的组装下,没有超过两?#31181;櫻?#19968;坐小型的导弹发射架宣告完成,然后把导线和那类似炸弹的东西连接后再将其放在发射架上,中年人检查了一遍得意的点点头。一系列的动作没有用上五?#31181;櫻?#30452;看得谢文东暗暗乍舌。

这期间无名也没有闲着,从背包内拿出手提电脑,不停的敲打键盘,在中年人完成不久,他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长出了口气,伸出三个手指,表示OK。

一切?#24613;?#23601;绪,二人靠着天台边缘的水泥台而坐,都没有再说话,不知道是在想着心事还是在做最后的祈祷。小亭?#30001;?#30340;谢文东更不会说话,只是眼中放出火热的光芒,没?#20804;?#36947;他心中在想什么。可不管谢文东在想什么,他?#27426;?#24819;?#22351;?#20182;的?#26053;?#36824;有一人,正是跟踪而?#28860;?#22312;楼梯口处的张繁友,他虽没有看见头上的谢文东,但是无名和那中年人的一?#34892;?#21160;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,?#37027;哪?#20986;腰间的配枪,打开保险。

时间?#22351;?#28857;过去,时间已经接近正午,夏天的太阳异常火热,特别是?#26412;?#30340;盛夏,干燥的空气吸进肺子里火辣辣的,象是会把气管都灼伤。天台上一片安静,虽然这里有四个人。

?#22351;?#27735;水从谢文东?#25104;?#28369;落,滴在水泥?#19979;?#24930;消失。他所在的位置没有?#22351;?#36974;挡正好被太阳晒个正着,现在就算让他用一百万来买一阵凉风他?#19981;?#27627;不犹豫的同意。张繁友也在流汗,不过是冷汗,他觉得自?#22909;?#23545;的是以前从来没有遇见过的国际恐怖分子,他没有把握一下子打倒二人,如果真是这样,后果也就?#19978;?#32780;知。但是他又不想呼叫其他人上来支援,毕竟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升迁机会,前提是他成功的抓住或打死这两人。无名和那中年人更不轻松,在异国他乡进行暗杀,一个疏忽就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,哪怕一切都算准了,只要老天开个小玩笑那也是?#26053;?#30340;。

就在这种沉寂四人都有些无法忍受时,楼下突然传来警报声。无名和中年人同是一震,小心探头向下看,楼下的公路?#33050;?#37117;是全副武?#26263;?#27494;警。过了不大一会,?#29468;?#30340;警车开过,正条街道开始戒严。两侧的人群对此已经习惯,心说不知道又是哪国领导人来了。

无名和中年人对下眼神,点?#35828;?#22836;。中年人在做最后的检查,无名用手提电脑对一会车队所路过的位置进行锁定,谢文东拔出手腕上的金刀,张繁友举起手中的配枪。

日首相所坐的车?#21448;?#20110;缓缓的开过来,天台上的空气也变得凝重起来。随着车队的越来越近,无名的手指放在电脑键盘的‘回车’上,只有他轻轻一碰,早已安装好的小型导弹会自动跟踪,不会差之分毫的打在日本首相所在的汽车,无名对这导弹的威力很有信心,它可以毫不费力的打穿世界上第三代坦克的护体钢板,防弹车对于它来说有些大材小用了。

车队已经开到大厦?#26263;?#20844;路,完全在无名的射程之内,矮个中年人擦了擦?#20013;?#30340;汗水向无名点点头,说句:“开始吧!(日)”

无名的手正要按下去,谢文东和张繁友几乎同时跳了出来,前者说道:“慢着!”后者则举枪道:“不许动!”二人又同是一惊,互相看着对方,忍不住同时道:“原来你也在这!”

无名目瞪口呆的看着二人,有些不知所措,手?#25954;?#22312;空中定了格没?#26032;?#19979;。他和矮个中年人都没有想道天台上竟然还有第二人,甚至第三人。无名在黑洞洞的枪口下不敢乱动,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手?#27426;?#27809;有子弹快。张繁友虽说有枪在手,但他也有苦衷,因为他不敢轻易的开枪,外国领导人来中国访问的过程中竟然听见枪声,国际上的舆论会?#19978;?#32780;知,就算他做得再对,其责?#25105;?#19981;是他能承担得起的。

三人的?#25104;?#37117;不怎么好看,只有谢文东?#25104;?#24102;着笑容,把玩着手中刀,打破沉静道:“无名,一别多?#30504;一?#30495;有点想念你呢。”

无名看着谢文东,淡?#22351;潰骸?#25105;也记得你!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,只是没有想到会是在这种场合下。”

谢文东摇头道:“我也没有想到,没有想到那个有疯狂思想的年轻人真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。”

无名转过身,看向远方,说道:“这对于你来说或许是疯狂的事,但对于我,我们,这只是实现理想的一部分。”

“无政府主义的理想?”谢文东叹道:“看?#27425;?#20204;在理想上有差距,真是?#19978;А!?/p>

无名道:“确实?#19978;А!?#35874;文东和无名沉默下来。

张繁友的?#25104;?#36234;来越难看,见他二人终于停止对话,大声道:“谢文东,你究竟在干什么,和赤军分子聊天吗?还不快把他抓起来?!”

谢文东含笑看着他,疑问道:“你是在命令我吗?听口气好象是的。不过不知道你是以什么身份来命令我?”

张繁友怒道:“我就以中央政治部中校的身份,这还不够吗?!”

“在?#24050;?#20013;什么都不是!”谢文东冷笑道:“别说是你,就是东方易来也不会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。告诉你,我,谢文东?#25954;?#21644;谁说话就和谁说话,天王老子也管?#22351;劍?#26356;何况是你。”

“你……”张繁友呼风?#25509;?#24815;了,?#38382;?#21463;过这?#20219;?#23624;,怒火中?#30504;?#20294;他毕竟是政治部内的精鹰,有其过人之处,狠狠瞪了谢文东一眼,又对无名道:“你下手的机会已经没有了,把电脑仍过来。”

车队的确已经开走,无名?#31350;?#27668;,这次计划一切都算计的天衣无缝,为什么最后还是失败?这或许就是天意。无奈的摇摇头,将电脑甩给张繁友。矮个中年人野心未死,还想上前阻拦,被张繁友举枪喝住。这时,他觉得把?#32622;?#24050;经控制,才把耳边的微型对?#19981;?#25171;开,?#24613;?#21521;楼下呼叫增援。张繁友正打算说话,只觉脖子一凉,谢文东的金刀已经逼在他喉咙上,还是那张令张繁友感到讨厌的笑?#24120;?#21482;是?#30343;?#30340;向他摇头,并且伸手将他的?#19981;?#20851;掉。

张繁友想?#22351;?#35874;文东会对自己动手,冷声道:“你想杀我?”

谢文东笑道:“我不喜欢杀人,但也不在乎杀人,如果有些人的做法令我不高兴,我只好用我不喜欢的方法来解决问题。”

张繁友也跟着笑道:“如果?#20197;?#36825;里死了,你说大?#19968;?#19981;会猜想你和赤军是同伙?楼下至少有十个人看见我跟着你上了天台。”张繁友有些夸大其词,但谢文东却?#22351;?#19981;相信,毕竟他确实跟踪到了天台上。就在谢文东一愣之际,张繁友迅速回手,把枪也指在谢文东的脑袋上。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www.flvwoc.shop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七章   地址:
牛派乞人
极速11选5走势 时时彩组选和值全包 最快足球比分网 爱游贵州麻将 福彩3d组三含豹子走势图 棒球英语介绍 炸鸡叉骨摆地摊赚钱吗 天津时时彩计划 体彩排列三豹子号历史记录 天天乐彩票游戏